轮子娘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Emo わいのわいの.png
进条目啥都别说,先一起喊:遵纪守法,勿入邪教
进条目啥都别说,先一起喊:遵纪守法,勿入邪教
Law-greendam.png
H萌娘郑重提示您:
该条目内记载的部分内容、行为在现实中可能涉及到犯罪。且各国都有针对犯罪者的刑法
无论如何,请不要将本条目内任何内容用于您所在地区的法律或者人道主义精神所禁止的行为。
如发生上述情况,H萌娘及本条目编辑者均不负责。
H萌娘郑重提示您:
该条目内记载的部分内容、行为在现实中可能涉及到犯罪。且各国都有针对犯罪者的刑法
无论如何,请不要将本条目内任何内容用于您所在地区的法律或者人道主义精神所禁止的行为。
如发生上述情况,H萌娘及本条目编辑者均不负责。
Warning.png
行为危险性警告!

注意,你正在阅读的内容实际在操作中具有危险性,可能造成短时或永久性身体损伤,甚至致死。新手不可轻易尝试。

行为危险性警告!

注意,你正在阅读的内容实际在操作中具有危险性,可能造成短时或永久性身体损伤,甚至致死。新手不可轻易尝试。

Cctvdream.png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啊嘞?!
怎么回事
这个角色怎么没有头的样子……
基本资料
姓名 法轮功,法轮大法,法轮佛法
别号 轮子功,去仑力,FLG,发愣功,自焚教
年龄 32岁
生日 5月13日
萌点 沙雕蠢萌口嗨
出身地区 天朝吉林
活动范围 全世界
个人状态 魔怔
亲属或相关人
生父:李洪志
偶像:川建国习妡萍
死敌:江泽茗
受害者:李赣、孙笑川
关系不明:奥姆真理教、麻原彰晃、唐泽贵洋、肖战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九字真言”口头禅
人人都来练功 把九七都给我安排上
——孙笑川,6324直播间的藏头歌词

轮子娘是新兴宗教邪教法轮功拟人化萌娘。

简介[edit | edit source]

轮子娘是由李洪志金轮法王于1992年5月在中国吉林省亲自缔造的气功。轮子娘坚信“真、善、忍”,在天朝及世界各地都有她的粉丝脑残粉然而轮子娘禁止乱伦异种奸,谴责同性恋,对现代医学极为冷漠[1]

据轮子娘说,她的很多粉丝因为她而奇迹暖暖(字面义),但据说很多轮子娘的真爱粉已经为了她而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但轮子娘矢口否认

轮子娘的朋友小弟很多(“九评”“三退”祖师爷大纪元、新唐人、还有偶像团体神韵艺术团等等)。

轮子娘跟江泽茗有不共戴天之仇。1996年轮子娘离开了中国气功协会,而江泽茗看气功很不顺眼;1999年4月,何祚庥发表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轮子娘很不高兴,粉丝闹出了425冲击中南海事件,直接让江泽茗病娇起来不能再犹豫了,一定要出重拳,轮子娘就被“取缔”了。

2001年除夕,5名轮子娘的真爱粉黑粉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据传是江泽茗自导自演,轮子娘在天朝群众的形象一落千丈。轮子娘非常震惊,其粉丝转而向大众“讲真相”,分发各种传单、小册子、印有“真相”的一元软妹币(PS:本人(尘埃落定)曾经看到一张人软妹币上印有某地政法委书记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习妗萍现世报以贪腐为理由逮捕,但其实用jio想都知道是习妗萍清洗江泽茗余党)等诸多一颗赛艇!的材料。

轮子娘曾因习妡萍解决平西王问题、坑了一把江泽茗而对习妡萍发情跪舔[2][3]。现如今,轮子娘是川建国的工具人和忠实舔狗,并因此发大财正常人:这是共青团中央还是观察者网?[4]

轶事[edit | edit source]

参见:oo大法好孙笑川

2017年6月18日下午,抽象工作室创始人李赣(李老八)在直播时接到了轮子娘的宣传电话,并且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在接听电话后将手机改成了免提模式,该电话内容随即向全直播室观众播放。虽然李赣事后疯狂认错试图补救但该直播间还是迅速被斗鱼平台查封。

2018年1月13日上午,孙笑川在直播时播放一首歌曲,歌词是粉丝精心编制的由轮子娘宣传词改编的嵌字文。孙笑川一开始并未发现并称赞这首歌曲。粉丝对孙笑川的直播间进行举报,导致直播间被永久关闭,孙笑川被禁止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直播。

轮子娘非常沙雕,以至于在之前很长一段时期,“三退”名单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奇葩人物,以下为典型例子:

https://hmoegirl.info/images/e/e2/稻上飞的三退声明.mp4
https://hmoegirl.com/images/e/e1/丁真珍珠的三退声明.mp4

迈尔斯编年史》中的魔轮教派就是基于该组织为原型,但在里面加了该组织的前身圣殿骑士团。

轮子娘宣传的贵州“藏字石/灭共石/救星石”,早在2004年就被中科院科学家匡耀求辟谣了(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4/jiuxingshi2.txt )。。。

2007年~2009年,《大纪元时报》发布了几篇疑似为中共官僚牟利的广告:

江苏通州MIT招商会 https://www.epochtimes.com/gb/7/11/23/n1911168.htm

台山招商团访波城 众乡亲热情款待 https://www.epochtimes.com/gb/9/3/25/n2473920.htm

北京生物科技界来美招商 CABA主办 https://www.epochtimes.com/gb/9/12/5/n2744382.htm

2010年5月11日,联合报的社会A10版刊登一篇以「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为题的启示,内容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为第一人称,通告解散佛学会、再参与佛学会组织的任何活动视为自动放弃修炼资格的说法。 6月8日上午,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向台北地检署递状控告联合报社长胡立台和总编辑罗国俊等共同行为人伪造文书及加重诽谤罪。这是台湾轮子娘团体首度在台湾控告媒体伪造文书及加重诽谤的刑事告诉案件。张清溪同时也以个人身份提出刑事告诉。[5]


2011年3月23日,台湾台北地方法院终审驳回了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兼代表人张清溪的声请。[6]

之后,疑似与李洪志、杨为祥有联系的网络论坛“仙真论坛”在2014年发布了一篇文章:

正告法轮佛学会

我们已经都有了杨阿姨的口述录音,详细的讲出了山上亲历的黑幕,共有5个小时的录音,你们想不想听呢?很多内幕都是你们千叮咛万嘱咐上山的人都不要讲出去的,现在杨阿姨全讲出来了。

你们如果敢暗杀杨阿姨,杨阿姨万一出事的话那么24小时之内,不仅台湾的一个电台要播出这5个小时的录音,澳洲的一个电视台也会播出,我们大陆这边也会播出,我有这个权力的。这样的事情万一发生呢,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所以请你们认真考虑一下,另外昨天你们制定的暗杀方案,意外车祸,我想你们应该特别的保护杨阿姨,万一她遇到车祸,我保证24小时之内绝对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之后我们会针对所有的北美佛学会成员及家属制定暗杀计划。记住,保护好杨阿姨就是保护你们自己。

你们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黑幕真相已经扩散开来了,你们即使杀了杨阿姨,也无济于事,反而会激起我们更强烈的反扑,一个杨为祥倒下了,会有千万的杨为祥站起来。

我希望你们安排一下我们双方的谈判,我知道你们个个作为人精都信叶浩等等佛学会的是有原因的,如果你们真能向我们证实李洪志的恶行,和你们劫持李洪志的原因是合理的,我们甚至可能考虑也归顺叶浩,拥立叶浩为帝,不再拥戴李洪志了,我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你们觉得证实不了,那么给我们足够多的封口费,嘿嘿,那也可以,我们也可以权衡权衡。

我们在你们那里的谍报系统是不是很让你们头疼呢,没事没事,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许叶浩你最信任的一个人就是我们的谍报核心人员呢,所以嘛,有话好商量。你们不用紧张也不用害怕,嘿嘿……

[7]

{疑似杨为祥录音的文字整理稿

http://xianzhen.freebbs.tw/viewthread.php?tid=19109&page=1

第一部分 1-10分钟

  因为我每次回国都会有同修问我怎么怎么样,我从来都不说,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他们(佛学会)有规定我们都不准说话,回来也不准说,那师父也讲过这个话,所以呢我也不知道怎么,问我什么,我什么一概都不知道,他们说怎么什么一问你三不知,我说我在厨房,外面的活我一概都不晓得,我在厨房里面,刷锅洗碗。后来,但是在厨房里面,我跟孙纪华...可是呢,她跟你们通过郭锡阳知道这个网站,她们好像没有把我真心的当作,她只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信息,并不是真心,到目前为止噢,我跟你讲,她们根本不告诉我,你懂吗 他们根本不告诉我,是你一再的提到我,后来我要去山上,我就心想我不亲自去一趟,我实在是,我就冒着天胆 ,我心想如果我讲错话,师父一定会原谅我的,然后我就拿定了主意,但是我就问他们,我就去一趟山上好不好,那个时候 我就跟孙纪华还有一个嫚华她们两个说。孙纪华说我没概念,不痛不痒的。另一个嫚华就说,哎呀我也不知道哎,你自己去想吧,我是觉得吧自己修好就好了不要管这么多。那我说可是这个网站你们也相信呀,师父也说改字。以前改字的时候我就要怀疑了,我心想为什么要改?对不对,对呀,我就一时想不透,可是她们就你怎么怎么样,[...] 会有点顾虑 [..] 那我心想我今天告诉你们了说我要去, 那你们是不是想要我带一些话或者是让我带一些东西,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 不但没有,然后一个电话也没有,好了我打电话给她们 , 她们就把邀我出去,然后就看着我把那张字条撕掉 就跟我说 你一定要撕掉,不然你会害死很多人。
  
  你知道我到山上的时候 师父刚一开始 没想到我会突然那个,因为师父每次见到我,都很忧郁的表情,我弄得很怕,我就是觉得每次看到师父,都是讨厌我还是什么,说不出来,后来 我知道这个网站 ,看了以后 , 我去了之后 师父看到我吓了一跳 ,你知道吗, 因为我一直等,师父一直都没有回来,我好担心噢,好担心出了什么事情。 那在这担心之前,有跟一个同修讲,我以为他是很真心的弟子 , 没想到他也是邪灵那边的,我只是跟他讲,还没有讲完呢,他就[...] 。 我已经等了七八天了师父都没出现。后来 东北人 , 在厨房做馒头的 , 然后我就我就,那时候她也很可怜呀, 说他们对她多坏多坏嘛 然后, 然后我就故意也跟他讲 ,反正对我有点戒心,后来她就觉得说,咦怎么我这个学员跟台湾的一点都不像,然后她就开始比较放松,就跟我开始比较讲话了,后来她说, 师父跟着美歌去表演是陪着他们。我就放心了。
  
  接着,老韩又找我谈话,老韩就已经开始就三番五次 , 他就给我说,台湾有个网站你知不知道呀,(我说)“不知道!”我说,“什么网站 我是 听说,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说,噢 ,我说“干嘛 ”, 挡回去了。
  
  接着好不容易等师父回来 就是前一天,老韩又找我,你姐姐怎么样怎么样,
  “你姐几岁呀”
  “六十几岁”
  “属什么的” 我说,“属老鼠的”,
  “做什么的”,“....” 然后他就走,我说我姐怎么啦,他说没什么没什么,我说你讲啊你讲啊,他有个什么网站,我说“那我赶快回台湾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我是故意这样子讲, 看他的反应, 他说,“不急啦没事儿啦没事”, 没事算了我就不管了,就这样。
  结果第二天师父回来了,其实我本来不在厨房,因为厨房那边有人,刚刚那个同修,一看到我来,他说,他们都叫我小杨,他说小杨你进来,我要出去我不要在厨房。他就说厨房怎么样怎么样 我怕不喜欢我不愿呆在里边 。我说,那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结果他们就老韩他们就让我进厨房,结果那天中午,师父来吃饭。我早就把碗筷摆好,我就故意把水果留到最后送进去, 因为他们规定我负责, 在师父进去以前我都要放好,不准师父来吃饭时我进去 。我那天我就把水果很晚切,然后我就冲进去,他把手一挡,我就把手一推,刘贱,不让我进嘛 , 然后我就把手一推 ,我就不理他了。 进去以后我就我就, 师父看了我一眼 吓了一大跳 没有任何表情就把头转过去了。 我就对着师父, 我就跟师父说 “ 师父 ”, 师父没理我 , 然后他就低头吃饭 我就走在师父面前 我说“师父 , 师父,我 有些 想请教您” 师父说“说吧!!” 我就看师父的表情就有一点糟糕 你们这些人又要问我什么了 ,噢就是那表情,有一点不高兴 , 我也对自己说 没有关系不要怕, “台湾最近看一个网站,说是您女儿做的”, 师父马上把筷子一放, 对着我说 , “美歌没有做这个网站!” 我说,“噢”,然后反正我见到师父,[.....] 师父说,美歌没有做这个网站,你们不要不要乱说,还是什么,我说,噢。然后我就说, 可是他们都在打压,师父把眼一(挺)停 ,“谁敢呀” 我说,“佛学会”, 师父就没有讲话呀 就停了一下 然后我就跟师父说,我说,噢,我就当时因为时间很紧迫, 我怕他们认为我进来看,然后我就讲了几句 , 我也现在不是很清楚。
  
  就隔了几分钟 师父竟然进厨房了,就走过来,就对着我说, [..] 就说,我要悟一悟呀,就叫我要有悟性啊,说“美歌就在我身边啊,怎么可能”,结果他 [..] 就进来,进来走到我面前啊,刘贱他们全部都在,连那个东北的同修也在,师父他就问我,师父就走到我面前就对着我说,“你怎么就不悟一悟呢?怎么就没有悟性啊,为什么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呐!”就对着我好大声啊, 我就吓到了,你知道吗,然后师父就指着他自己 就说,“就认我这师父”,我说,噢,噢,我知道,我紧张噢 [..] 师父转身就走了 [..]见到他们笑 了一下 就出去了[..] 。
  
  我心想 明天就27号 ,他们说27号晚上师母就会回来,然后回来还休息一个晚上 然后他们就要去哪里哪里。 我就更紧张, 我心想,不行我明天还要再进闯一次, 我还要在进 [..] 然后第二天我就更大胆,我就去找师父 ,[] , 我说师父,我如果做错了事,请求师父不要生气,然后师父对着我笑了,说你是老学员,你来的正好。就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师父就不是像原来那样了, 师父看重老学员,[] ,“我跟你讲话不需再要笑嘻嘻, 我要跟你说什么就直接说了”,噢,[]我说“每一次 台湾法会呀 我左等右等 都没有等到师父,没见只字片语” 为什么我回来看这个网站,我就觉得师父有在这个网站,有在这个网站上面,怎么我想的话,师父就在这个网站上面回答了几句,那次师父就跟我讲, 你是老学员了 , 可是那次我就跟师父说, 我都没有看到师父只字片语, 师父第一次来 台湾我也没参与到,我就哭了,师父就说,哎呀这么听话,有几个能象你这样子见到师父的,
  
  第二部分
  
  10-15分钟
  
  我说师父2003年元宵节法会讲法师父您哭了,我都看到了。师父都没有说话噢,[…]。我告诉你哦,谁来了你知道吗,张尔平。张尔平那一天中午进师父房间,他都没有敲门噢,门啪一下子就打开了,他知道我在里边,(当时我在师父面前,师父正在[…]),张尔平始终铁青着脸,我在的时候很少看见他,他也很少上山 那他今天突然跑上山,我心想我还奇怪,该不会是讲这个网站的事情吧?
  
  (注:回忆一次见到张尔平的场景)那天中午我就看到老韩,他(张尔平)来吃饭嘛。他跟另外一个,这个人呢好像这一次没有来台湾噢,这个男的就在你看的那张照片,这张照片是我从大纪元上面那下来,然后我告诉他们哪一个哪一个(是谁),哪一个是美美啦,是美歌。其中那个(照片)团体中有一个男的,很像跟张尔平那一天中午来吃饭的一个,我都没有去问他是谁,我怕人家会怀疑,照片中戴眼镜的那个。那天老韩,好像跟他很熟 就笑眯眯的跟张尔平讲话,老韩平常都是铁青着个脸,很少跟人家笑嘻嘻,可是我每看到老韩,我都莫名其妙的对着他傻笑,我从来都不会对一个人傻笑怎么会对他傻笑,那他每次看我笑,他都跟我笑,所以这几年来对我比较没有戒心,反而他会叫我去山上 照片中 哪些人我不知道何许人也。
  
  我啊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我不会欺负人,但是你也别欺负到我头上,但是我该软的时候我会看情形,反正我也不是在你面前说我怎么样怎么样,[..]环境,把自己好像忽冷忽热的然后忽上忽下的,我也觉的很奇怪我到底在干什么,可是你如果对他讲真心话也没办法,你如果太软弱,他们就吃定你,我太强[..])我会不像修炼人 我好像人心太重,然后反正就是不符合嘛,对方打过来什么样子我就看情形丢回去给你,就是,山上一些大陆学员也好 还有台湾的 就觉得说我很 尤其是大陆的,他们觉得我一点都不像台湾学员 他们说不上来。反正以前有一个台湾阿姨 我在山上刚去噢,我一天最少会骂3遍,就是我无所不说(做) 她会躲到厕所里哭 […].让我哭也很难的噢
  
  第三部分 15-29分钟
  
  我哭也很难的噢, 但是我一想到我这个脾气,我心想不行我一定要忍,我一定要象师父一样讲的要守住心性,所以噢我每一次有空的时候的我就跑到二楼,二楼的多功能餐厅有一尊师父的金身,他们用很高的那种,可能有6、7米,有差不多我也不知道那个多大的, 反正蛮高的一座师父的金身,当时我 见到的时候 怎么把师父做的象个老太太一样啊,噢,很奇怪噢,我就跪在那儿,每一次只要我一有一点一点空我就到二楼跪着,就跟那尊金身说,我说师父呀,我说我一定要忍我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忍到底,然后我就觉得那尊金身老是对着我笑,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觉得一直对我笑一直对我笑,所以那个时候我是这样子过来的.

然后一次老韩呢他有一次对我说,杨为祥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去逛纽约吗,我不知道说句什么话,反正他就是, 又一次他就突然对我说杨为祥你很正,对, 然后,他从来不主动让我去, 可是每一次他都 跌破眼镜 ,他都很奇怪为什么每一次老韩他都叫我去.

  可是老韩呢他这一次看到我这样 ,他没[..] , 他就赶我走 ,我就心想,我不能走,我没见到师父 那一天说些什么, 然后他就叫我去办公室 说有人找我,我说谁,然后他就很阴森森的回头就对着我,那种好恶毒的眼神就说佛学会,大法学会,他说大法学会,然后就那鬼脸,我心想我那时候 有心脏病,蹦蹦蹦蹦,忽然他就对着我这样 ,我这心脏就蹦蹦蹦,蹦。我跟我自己讲说怕什么怎么那么没出息,我就这我自己说,然后我就调整了一下,我就心就不这么跳,然后我就说谁,谁找我,什么大法学会?然后他就给我电话说,洪吉宏,洪吉宏他就阴阳鬼气,然后那时候老韩他就对着我说你走,你立刻走,然后我说,我为什么要走,他说你没有给我讲真话,我说我什么时候没有跟你讲真话,我从来没有那么大声跟他说过一句话噢,然后他就想我怎么敢这样跟他讲话,我说你问我什么我都回答你,我说别人跟你讲假话你也信,我跟你讲真话你就不信,我就这么大声噢,,我就在办公室,好多人都在,我说你为什么不相信别人跟你讲真话的人,跟你讲假话你才信,跟你说真话你就不信,他那次被我搞的团团转,他就坐立难安的,一直来回走来回走。
  
  这个时候我心就在想师父怎么还没有来,结果没有多久师父师父真的出现了, [..] 然后我就跟师父说师父,老韩叫我走立刻走,因为我那个时候我就没有别的招了, [..] ,当时的状况呀,我就跟师父说,师父老韩就我走立刻走,他说我没有讲真话,然后我就故意显得很常人呀,我说我个性怎么样怎么样,师父 [..] 的说,性格什么性格,不昨天跟你讲过了吗?
  
  好了,这一讲噢师父就马上闭嘴了,因为师父这么一讲,他们就发现师父说昨天师父有跟我讲话,他们到后来还是一直追着我问师父到底跟我讲了什么,结果我就一看情形不对呀,师父也知道噢,他就赶快,也不是说很快,师父就走过去就坐下,然后一直在说什么,我那时候脑筋一片空白, 心想 ,我就走过去跪在师父面前,他们没有一个跪着的噢,师父讲话就是讲法,你老韩走来走去的没规没矩的,我就走过去了,我心想昨天师父一直说要我悟一悟,其实我知道师父在保护我,他不希望我那个太明显了,因为他们很邪恶嘛,师父也不能说什么,因为师父从来[..] 说什么,但是我们通过这个网站了解,我也不知道师父讲的是反面的,就是另外一层意思,表面上一层意思其实是另外一种意思。
  
  这个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师父一说我没悟性我就更紧张呀,我就更害怕呀,我想我完了,真的,师父讲的话就是法,一说我没悟性,那我不真的是完了,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别的,我就跪在师父面前,跟师父合十然后我就身体跟手是一起合十这样子然后跪一下,跪着,然后我就站起来,“回去吧还怎么样”,我听着, 叫我回台湾呀,我站起来我就一合十我就走了,去了厨房我就跟她们说我要回台湾了,把她们都吓一跳,然后他们说为什么,我说我不想说了了,反正我要回台湾了,那个时候我留了个电话,给那个东北的同修,我说赶快记住我的电话,他就抄下来,我也,因为她儿子也看了这个网站, [..] 然后她儿子就跟她讲了这个网站了,那几天我们很紧凑了,那几天我够跟她讲这些话了,她就跟我说其实(可是)他儿子一直怀疑说这是特务网站,他就一直问他妈说这山上的情况,他妈说没有呀师父怎么样好好的,那他就一头雾水呀就不相信嘛,半信半疑。
  
  我就听见师父叫我上山了 ,所以我就拿着提包就去找老韩,他跟师父不还在办公室么,结果我上去刚好看到师父也往外看,老韩对着我说师父不是让你走,师父让你留下,我说师父不是叫我走吗,他说师父多慈悲呀师父给你机会让你留下,结果呢我看这情形不对,我当时出了一个念头,我心想我不能,我当时以为师父让我走。
  
  当时我心里想, 他们一群邪恶说实在的,我要 万一不声不响被他们弄死也不行,因为他们太邪恶了,我不敢不听师父的话下山,然后我就走到师父面前,我跟师父说师父,我就用眼睛跟师父用眼睛瞄了一下外边, 师父我还是回去好了,我眼睛又瞟了外面 师父就一看就说,那要回去就回去吧, [] 其实师父身边时常都有学员跟着,只要有人一靠近师父,就有人马上就凑上来,就是这样子,李英,李英马上就粘着我了,噢,就怕我要跟师父说什么,他马上就凑过来,当他听到说我跟师父说要回去要回台湾,他就假惺惺的说哎呀小杨师父教你留下嘛,我也没理他,然后我说师父放我走,师父让我走我就走,然后李英就马上开车带我到山下拿行李,结果没多久,李英很坏,对着我说什么呀,她说你只要记住师父教你回去不许看这个网站,你只要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不是又哭又闹嘛,我就说哎呀我怎么修呀,这样子多没意思呀,李英很阴狠的一个人,我就故意这样讲,他就对着我说,他说你呀只要回去告诉他们这个网站不能看,什么什么的,[] 完了他后边加了一句,小杨你只要记住,你回去呀你说的什么话我们这边都会知道,我一听,啊,怪可怕的,这正显示他们做贼心虚,我那时心就在想,你凭什么加后边这一句话我说什么你们都知道,也就是你们做贼心虚你们心里有鬼,[..] 。
  
  “哎呀小杨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啊,师父跑到我旁边,跑到我们 那个地下室,6个人一个房间,师父就来了,师父进来看着我,好难过噢,师父的眼睛啊,“师父,好想在这里跟你一起过年噢,可是我又好想赶快回去跟他们讲这件事。”我以为师父又要说你执着,把我吓得,我那时候心里面就等着师父说你执着啊,刚好相反,师父笑眯眯的对我说随便吧,随便吧,当时我就很高兴,后来我不得已我就要下山呀,师父到我旁边来了,就这样看子着我,站在门口,我又在跪着整理东西,结果我 师父就往里边看,我们互对的时候呀,我真的心里面,我知道师父很难,他说,本来不是说要留下过年嘛,你为什么有要走,我有不得已这样子嘛,然后师父就坐下,又找一张床坐下,我就正跪着,我也没有站起来,我就跪着跪着慢慢挪到师父面前跪着,李英就在旁边,师父就好像跟孩子讲话噢,真的,我不骗你,我不骗你,我读转法轮第一次我都觉得师父是我爸爸,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很想叫一声爸爸,感觉忽然的觉得师父是我爸爸,当然我不能往脸上贴金呀,乱摆,到时候对师父还不敬耶,我就知道那是我爸爸做在我面前,看着我说“记住了吗,回去要告诉他们这个网站不能看”,李英就在旁边,师父说了,回去告诉他们,美歌没做这个网站,姓唐的是特务,我说,噢,师父,你说一遍,[]我不知道我无法形容,师父好[]的样子,然后我脑子是空的,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师父说,“去去,给她拿支笔拿张纸来”,就叫李英出去嘛。结果这个时候呢,师父很小心的,“你悟到了没有”,因为之前在厨房就说我没悟性,那我又紧张呀,又问说你悟到了没有,[],w我一看,那一定是有问题,趁李英出去的时候跟我这样讲嘛,只是那时候我跪在师父面前,我也不敢说什么,我,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当时我就对着师父说,修自己呀,然后我就一面讲一面指着自己的玄关,“修自己呀”师父就,啊,啊。因为师父之前跟我说你只要认这个师父,在餐厅这么跟我说,到了厨房也这么跟我说,而且那个语气要加重噢。然后我就跟师父这么说,我说修自己呀,师父说,啊,啊。然后,师父念一句我写一句,其实你们传出来的那个什么1美歌没做这个网站 其实写的都不是这个方式, 标题美歌没做这个网站,姓唐的是特务,然后是什么什么,2是什么什么,3是什么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你们写错还是洪吉宏他们写错。师父讲完以后,然后站起就走了,站起来就走,然后我就有,未回头,[] 是侧面不是转身 [],我那个时候也很笨,[]那时候真的不能跟师父多讲话,李英就在,师父就出去啦,我就不知道师父去哪儿,反正就是走,我就立刻收拾行李,叫我立刻走嘛,我就赶快收拾行李。然后在这个过程,李英马上就把这张纸拿走,李英就对着我说小杨我要去影印一份,我心想你为什么要给我拿去,我说好呀,你要影印就影印嘛,她也很快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对着我说,师父加了几个字,我那时就在想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师父些的?,我怎么知道那几个字是不是师父加的?
  
  截至29 分钟12
  
  第四部分
  
  29-42分钟
  
  29:00————42:00的录音
  我心想:“好啊,你要影印就影印嘛,我心里就这么想。”它也很快就回来了,回来就对对着我说:"师父加了几个字。”我那时就在想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师父写的。,我怎么知道那几个字是不是师父加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心想反正你也已经影印了。
  
  (美国,飞机深夜回到台湾)
  
  回来的时候就是 29:19它们说找人去接你。我就知道从今后它们一定会来。果然,它们就堵住门口(台湾佛学会洪吉宏和一个助手),跟着29:26它们命令式的,那时我已经买了巴士站的车票,它们 就叫我去退票,就是命令式的。然后说你上车我带你回去。我说我买票了我不要你们送,我告诉你29:40我不要你送,我不要你们接。反正就是很强势嘛,它们强势我比它们更强势。反正这时我就想到 师父说了:“不要跟邪恶妥协,不要听邪恶的指使、命令,就那样的一句话。虽然不是原话,但是就是否定旧势力。我就很坚定的口气,他反而觉得我这脾气很......他们认为我蛮正的。但他们没想到我的气势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也吓到了。然后他们就赖着不走嘛,把我围住了。然后我说,我告诉你呦我真的不要你们送。你们赶快回去,我说:”明天我在和你联络。”他们就是不走,然后两个人在使眼色。
  后来我就在讲:“这个地方根本就不能停车,你们的车子一定是有人,有人在那边接应。他们俩是来夹着我上车的,这个时候一定是有人。”记得后来,果然他们两个居然都买了票,跟着我上车了,然后最后面的3个座位都是空着的。就这么巧3个空座位。但是呢,旁边呢靠近窗户呢有一个邻座有一个女孩子座那。然后他叫我挨着另一边的窗户想把我挤在里边。我就不听他们的,我就坐在那个女孩旁边。我说我就要坐这边,你们两个去这里坐。他们还跟我僵持好几分钟哦,为了坐来坐去他还跟我僵持哦。然后再车下边,在上车之前他就问了我一句话。他(洪吉宏)说:"你相信山上那个人,那个肉身是师父吗?”就很奇怪的冷笑着、奸笑着问我。“当然是呀,我说当然是师父呀。”它就说:“很——好,很…………好”就是一副邪恶的嘴脸。“很——好,很…………好。”

我这时我就在想:“怎么问这种话啊。”我这时就在害怕啊!我心想:“糟了,师父怎么了,31:50 。”我心想别想那么多。我现在身边都是正神。师父说:“一正压百邪,谁也动不了我”。说话时车子来了,来了他们也跟我上车嘛。(恰好车上有一个三个人的位子)然后他们就让我坐那。“我就不坐,我就是要坐这边,怎么样。”(他们非要和我坐在一起,我就不和他们坐一起,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 然后后来就一直跟我说:“山上那个东西呢?师父叫你带的那个字条呢?”我说:“字条呢,我有,但是那是原版我不会给你的。我说除非我自己翻拍要留一份,等我影印好了在给你。”他就是一直死缠着我。我就说:"那你不是有师父的电话吗,你打呀,你打给师父呀,我们三个人都在,现场可以听,听的清清楚楚的,我们打电话给师父。他们一听说就很紧张的说:“你有师父电话。”我说我没有,就是因为没有我才让你们打。我说打电话他们僵在那里。我说打电话这里是晚上半夜2.、3点钟那边是大白天,我说你们现在就打,师父一定在。他就是不打。他就是不打我心想:"你们一定有鬼。”然后就这样反反复复他们一直讲一直讲。我说这是公共场所,你们说话小声一点。他就穿着那件蓝色的法轮大法的那件夹克。我心想:“整车的人,也别让人家看笑话。”可是他们却越讲越大声。我就对他们说:“那我只好修口了,我不讲话行了吧。”然后我就开始不讲话了。他就一直给我扣帽子。 在车下,上车之前,他还问了我一句话。他说:”其实叶浩对师父是很尊敬的。我心里想:“我又没问你,你干嘛不打自招呢?明明你就有看过这个网站嘛,不然你怎么会跟我说叶浩是很尊敬师父的。”他在车下咬牙切齿的,就一副很33:45好像很恨的样子,对我说:“杨为祥,你哦,师父是这么器重你,觉得你做的这么好,你怎么会这样呢?"我心想我怎么了。我说:“你是共产党啊,我说共产党才会把人家的名誉搞臭,把精神搞垮,你怎么也来共产党这一套啊。”我说:“今天这个样子讲清楚:"不明白的是你们佛学会。"是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我已经跟他们撕破脸,因为他们这样状态我必须要跟他们这样。然后那个家伙对着我,34:34,他说:“为祥啊,你这样的,我一直觉的你很好啊,讲真相很好啊。可是今天你看,师父不是说了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做到了吗?”我心想:“你34:49那都是对常人的讲法,可不是对你们这些邪灵邪恶的人。对你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心里是这么想。 后来到了站,下了车。计程车就在我跟前嘛,我就上车。但是他们也要跟我上车。我说:“我告诉你们......”我在车上已经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我说:“你们不是讲人权吗?你懂人权吗?你们这样态度我是可以告你们的。我可以报警。”结果他们不信。下了车他们仍然要上我的车。这个司机帮我把行李搬上去。他也抢着帮我搬,搬行李。那个姓宏的他也抢着帮我搬行李。我说:“你不要动我的东西。”他可能想我的东西会不会在里边。反正他就是硬要帮我搬东西,还要跟我上车。我说:“我告诉你们,你们上车我就报警。要不然你们上车,我下车。”我就对着那个司机说:“你帮我报警。”司机就傻在那里。以为我们在吵架。他们就傻在那边。后来我就趁这时候最快上车。然后他们就没有跟进来。就是这样子走了两天。 朱婉婷,你知道这个人吗?朱婉婷有问题。就是那个律师。她呀一直在鼓动。我到了后来我才......我还没有知道这个网站之前,我跟她讲了一句话。我说:“婉婷......”因为她每次去香港都在吧事情搞大。这样中共的那些特务呀,就把同学统统都遣返那.......怎么样的。其实都是他们闹出来的。我有一天就对婉婷说,我说:“婉婷,你呀应该注意安全,我说你怎么想的这么多呀,你不要以为得了法就上了保险。你要知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交代。这些学员每一个都以为要证实大法。但是要圆融大法呀,不可以这样对着干啊。我说我们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常人不知道,常人以为我们无事生非,常人以为我们吃饱了撑的。老是明明知道中共在37:00,我们还是要硬闯。我说平常都可以去讲真相,为什么一定要等某一些时刻出现的时候,大家才一窝蜂的往那边挤。然后就让37:10.”她说:“你正念不足。”后来我想“那就算了。37:17.。本来他们也是高高在上的,不跟我们一般学员讲话的。他们认为我们没有资格跟他们讲话。就是佛学会张清溪他们那一票都是这样的。37:30.。打一个电话给我说:“为祥啊,你从山上回来了,你辛苦了。”什么的。我就故意装,跟他们半哭半闹的对他们说:“老韩他们对我很坏哦,他们怎么样怎么样。把我丢在机场里哦。如果不是两个同修帮我,我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当天也没有飞机了,只有一班也开走了。我说你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飞机场,然后也没地方去,后来那个同修不忍心就把我带去他妈妈家里呆了一个晚上,然后你看第二天他们就要绑架我,我好不容易回到台湾来了。”然后你看他们那嘴脸,就装的很可怜。知道他在演戏。我也在跟他们演戏。他说:“真的。”我说:“真的。”第二天他就打电话来了,他说:“为祥啊,宏先生叫我跟你道歉”。我故意说:“谁?”他说:“宏先生让我跟你道歉。”“噢,算了,过去就算了。”他说:“为祥,师父让你带的那个字条呢?”我说:“撕了。”我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满天的佛道神跟我要思维传感。然后我就一下子就吓醒了。我说:“本溪,我是第一次才感受到什么叫思维传感。所以我吓起来了。我就把它撕了。我想无凭无据的,也没有什么署名。我就算讲了也没人相信我。你看今天碰到的事情也没有人会相信啊。所以我干脆就不管了,我就把它撕掉了。”他说:“你怎么敢把师父讲的话撕掉啊!”我说:“是没错。可是领悟。师父一讲完就马上把那张纸拿走了。他跟我说拿回去影印呀。我想既然影印了,我就没话讲啊,那还要我干嘛啊。影印都影印了。他们要传他们去传。他们要发,要他们去发好了。佛学会发也行啊。我说跟我有什么关系呀。如果他们没有这一份资料,我当然是要讲的啊。可是他们都已经影印了,我还说什么。我就把它撕了。”他就说:“啊!”然后他们就没有再打电话找我。只是后来一两通有。 然后我是看这个网站我才知道,说有台湾佛学会的人去到山上见师父。说转法轮的事情。师父说:“那就印呗。没想到 39:55————40:31。 他们就问我。他说:“为祥,你到现在还在看这个网站啊。我说没有。他们问我刚刚都写悔过书了耶”。我就装的神经兮兮的我说:“我说你赶快去问冯春梅是不是真的。”他说:“假的,你不要相信,都是捏造的。都是特务乱写的。冯春梅不会干这种事。”我说:“知道,你赶快告诉她,冯春梅自己可能还都不知道。” 他说:“我刚从山上下来。”我说:“真的。师父跟你说什么。”他说:“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跟你说呀。”“噢,那就不说”。他说:“师父有说了让我们要悟一悟。”他说叫我去悟一悟。我说 :“我悟什么,上山的又不是只有我,我说你也有上山。上山的人那么多,什么只要我悟啊。”我就这样跟他们装疯卖傻。后来他就跟我说:“好了不要在看了,怎么样怎么样的。”就挂掉了。就再没和我联络。他知道我没有信息了。后来他们就给我造谣了。就说我邪悟了,有给我贴了黑名单,到处去传。我心想:“将计就计。这个时候正好我懒的跟他们惹气,我也没那个精神。现在想到师母了。}

2017年,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因涉嫌歧视台湾原住民,发布《台湾法轮大法学会说明与道歉启事》: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说明与道歉启事

北京时间:2017-05-15 08:08

【新唐人2017年05月15日讯】由于全球法轮功学员日前(五月十二日)在纽约举行了一个庆祝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的庆祝大会;同时,由于法轮功信仰和活摘器官被中共迫害至死已有数十万人以上,因此,上万名各国学员在纽约的集会也呼吁世人关注并制止对信仰自由的压制与迫害。

会中举行了一项大游行,除了呼吁立即停止迫害外,也由各国学员穿着民族服饰游行,共超过五十多个国家参与。台湾的学员因为觉得代表台湾特色的是传统的原住民族服饰,因此,有数十位学员准备了包括邹族、阿美族以及排湾族在内的原住民族传统服饰,希望彰显台湾的多元族群特质。不过,此事引起部分族群朋友在脸书上的关注与批评,认为侵犯了原住民族的权益和尊严。

台湾已是一个非常重视多元文化的国家,肯认和维护原住民族群的权益至关重要。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对于造成冒犯感到非常抱歉,我们目前已立即从相关媒体网站上撤下所有相关报导,并当谦虚反省和沟通理解,并尽量学习改善。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 敬上 [8]

原住民族电视台则报道称:

日前法輪功成員在美國紐約市,慶祝法輪大法傳世25年,部分成員穿上鄒族傳統服飾,手拿「法輪大法在台灣阿里山」布條遊行,引起嘉義阿里山鄒族不滿,22號親自前往阿里山鄉公所道歉,但僅送致歉函,有族人認為沒有誠意,拒絕接受道歉。

法輪功代表原意是希望凸顯多元族群特質,造成冒犯感到抱歉,表達願意道歉,但是否要提高層級,要跟法輪功內部再討論。

特富野社領袖提到,會造成鄒族服飾,甚至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財產權遭到濫用,是因為原民會遲遲未公告專用權核定,但原民會回應目前仍在進行中。

法輪功在沒告知情況下使用鄒族服飾,侵犯到鄒族傳統智慧創作權,原民會6月也將派專業人員,協助各族群統整傳統文化,並且申請專用權,希望杜絕濫用事件再次發生。 [9]


2022年3月8日,轮子娘学员虞超爆料:

“2018年,李雲翔和石姓助手在華盛頓DC採訪我兩天(或三天),錄製大量素材,並要我簽署「一美元換取虞超人生故事在整個宇宙中講述權」的合同。當時我奇怪地問,爲何合同範圍要在宇宙中?李雲翔回答,「因爲有人可能在月球上講」。我說自己不簽這個合同,但是你可以用我的素材。

在此情況下,李雲翔日前在我臉書公開留言,稱這部電影(编辑注:《沉默呼声》)和我的人生故事沒有關係。

我的看法是,李雲翔的說法是昧了良心,這部電影很多素材來源於我的人生,連主角有個孩子都是我當年的故事。王爲宇那時沒有孩子。 就這部電影本身,我在臉書留言中推薦朋友去看,我在自己電報群組中推薦朋友去看,但是告訴他們,影片中的人物和情節,有取材於我的部分。我不反對這部電影,我推薦這部電影。我反對的,是李雲翔抹殺我的人生故事與這部電影的聯繫。” [10]

在美国的轮子娘学员经营的视频网站“干净世界”盗播了数名中国大陆与台湾Up主、YouTuber的影片。2023年6月,受害者之一赵小侨的经纪人表示会考虑提告。[11]

【附:

“干净世界”盗播的不完全清单:

吃吧吃吧: (盗播腾讯纪录片《风味菜谱》)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cc1e2vos95J7VX2B0e6AX2v1fn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09051831/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cc1e2vos95J7VX2B0e6AX2v1fn0c

百年傳承(藝術): (盗播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tj0glde237dqve1XpTBs0Q149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21231055847/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tj0glde237dqve1XpTBs0Q1490c

藝術守望: (盗播《手造中國》)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fkhud09te3KhP5xMrl4yjBs109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09045039/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fkhud09te3KhP5xMrl4yjBs1090c

星座狗联盟: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fe8rrnmt72de5CC940W6Vxm1cc0c

台湾华纳: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m7q9adk5otNAoVyI0Wxva1fu0c http://web.archive.org/web/20230113220519/http://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m7q9adk5otNAoVyI0Wxva1fu0c

张学友: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gnr251di74DlMFaLnMtWQ11hm0c http://web.archive.org/web/20230314154556/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gnr251di74DlMFaLnMtWQ11hm0c

周杰伦: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ocrmnr84GEINRNtCAedQm1uq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10065822/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ocrmnr84GEINRNtCAedQm1uq0c

张信哲: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fadp2l7ad7BAANEICSGOyEK18r0c

邓紫棋: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fe87ct93q2FVkF9GWBi4kfI1340c

李子柒: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dhiak1fprLzDwv3W6OW0T6U1rs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13013518/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dhiak1fprLzDwv3W6OW0T6U1rs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313035326/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hknvq9i0k6qozYhsMJ2YkEF1ve0c

滇西小哥: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c9fiit91tDSSRAPgxk5BXVu1qp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13013902/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c9fiit91tDSSRAPgxk5BXVu1qp0c

老高與小茉 Mr & Mrs Gao: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lk60fulm1QZDddznngRnIk1ul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13013029/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lk60fulm1QZDddznngRnIk1ul0c

李永乐老师: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eke1kq7t6QyywaicFp6enV16o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14104251/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eke1kq7t6QyywaicFp6enV16o0c/1fgeke1kq7t6QyywaicFp6enV16o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13015348/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cc2o6b6i93aUlMXN71GlETF1jo0c

詹姆士: 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f8cokfpc31YAhLnR6ihMT4s1qm0c

美食作家王刚: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e22c7blvv4nKAVoxGUo7plr1tc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21231062149/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e22c7blvv4nKAVoxGUo7plr1tc0c

品诺美食王师傅: 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uc8mi0jif75laRuRVqZfCYO1160c

自说自话的总裁: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lhd57tm63DzKCaXPo3uZH15e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08021630/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lhd57tm63DzKCaXPo3uZH15e0c

木鱼水心: 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teb4cc6n2omrbfzxx5mzdDG1uo0c

冒险雷探长: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cqjq4rj3OCKc0yqkREHnY1h20c http://web.archive.org/web/20230113220714/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cqjq4rj3OCKc0yqkREHnY1h20c

小莹同学: 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rtmicm4ok7pZLp6oiblWfIa10v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623120925/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rtmicm4ok7pZLp6oiblWfIa10v0c

安迪老師 Teacher Andy: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fe6mjifa95duhidvEBv3yxD1gl0c

吴登凯: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kbcj3s1gpIphhW2zizH7btm16n0c

阿星探店Chinese Food Tour: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ggsgl0bp7LVcxvjrzPzsHf1l0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21231062606/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ggsgl0bp7LVcxvjrzPzsHf1l00c

幻海航行: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fgceloath3cL2uNZrCbx9Zg1rn0c

越哥说电影: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qd7dm6l6rIMS6GDl0DnLL19m0c

晓涵哥来了: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lm2c35h2clJeSGEJcbvCv1oh0c

料理123(www.wecook123.com):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f8cjk5f963Pj6prjDJmL59P1he0c

電獺少女agirls.aotter.net/about: 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jfvd6icoc1dy8OXMpls0dMu1rk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623120157/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jfvd6icoc1dy8OXMpls0dMu1rk0c

阿慶師: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cbpf4jhcgatUC4fjHd7J1NL1n60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623120522/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CN/channel/1fcbpf4jhcgatUC4fjHd7J1NL1n60c

莊師傅的廚房: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enu8iv72vpNcy1Rat2d1R1gr0c

冯小厨: https://www.ganjing.com/zh-CN/video/1fh271bpm4t69iQOA3sMSAd2u11b1c

客家人铁头: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c6iasuab17v4BLVp2etkszf1sv0c

IC实验室: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e4qlk7rv5l5zprJAzxER8F1n80c

轻风乍起: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gqihsbk93yMMAZ2Fn0SgpN1i40c

Maaaxter English 麦琪英文: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gea5n5q6l4HdhaQlRCKk0sI12n0c

三言两娱: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5tlhua2lg6Ao2KPgu2aOBdh18r0c

文史閣(所有视频盗自B站UP主“新青年歷史”):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6rr8r57m5DwrPo1u0K5mOw1a80c

阿龙的旅行: https://www.ganjing.com/zh-TW/video/1fmrhb51lfsevH8zwU5StNc0p11f1c

翻拍小分队: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ggooasf3u12KFGbFqtDc2Ov14l0c

傲嬌爸的養貓日常: 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farhd1skn3Cr7EwSSUDGpmY17t0c

一鳴驚人音樂(盗播歌曲): 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f0va63cvu85zxgtsrWuA18S31ss0c

178cm精瘦男 獨吞116盤壽司大胃王制霸-民視新聞 https://www.ganjing.com/zh-CN/video/1fc62rds7tk6p9vCGpnHuECzB1ga1c

為了碎銀幾兩 無奈餬口他鄉……軒東:碎銀幾兩(盗自B站UP主“文刀老歌”) https://www.ganjing.com/zh-CN/video/1fhp2o92va31noikn4sGw7dwP1sc1c

1800買一整個驢腿,鐵鍋燉上4小時,農村20人大口吃肉喝酒(盗自B站UP主“阿胖山”) https://www.ganjing.com/zh-TW/video/1fh2ln3da265yQ48XmELhf5PS1td1c

土豆這樣做,我能吃一噸!(盗自B站UP主“Tiger西西”) https://www.ganjing.com/zh-TW/video/1fgmer0ubj24lC2E9ZMuPwLF81691c

買塊羊蝎子,二弟用鐵鍋燉著吃,一大口啃羊肉吸骨髓,香辣過癮|Mukbang【鐵鍋視頻】 https://www.ganjing.com/zh-TW/video/1ffsgresf1v86j4O9bm78RBPA15f1c

https://www.ganjing.com/zh-CN/video/1fho1dbaoec6gPDXiPH7kTrIf12p1c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09045850/https://www.ganjing.com/zh-CN/video/1fho1dbaoec6gPDXiPH7kTrIf12p1c

(盗自B站UP主“迷影至下Filmlast”,

https://m.bilibili.com/video/BV1iT411J7w4?mid=942755&p=1&share_from=ugc&share_medium=iphone&share_plat=ios&share_session_id=7B35F2E7-75C1-48B8-A52E-8BAE3A271F8D&share_source=SINA&share_tag=s_i&timestamp=1657799147&unique_k=r50RwfP

韓國電影天花板,一部改變現實的電影《辯護人》!(盗自B站UP主“我是十四哦丶”)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109052503/https://www.ganjing.com/zh-CN/video/1fhnv2a0nat6aDRP7S8dnf11M1bp1c

奧斯卡獲獎衣櫥:安娜卡列尼娜的巴斯爾裙(盗自B站UP主“蓝城影集”) https://www.ganjing.com/zh-CN/video/1fi32s6n2m32oZ0tFkNLigsBI1a71c

注释与外部链接[edit | edit source]


维基娘
提醒你

  1. The power of Falun Gong,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2020-07-21
  2. 法輪功媒體捧習的觀察與思考
  3. 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
  4. 《大纪元时报》:从反华小报到右翼影响力机器, 纽约时报, 2020-10-27
  5. 記者陳進交、張明筑. 法輪功告聯合報 偽造文書加重誹謗罪. 新唐人電視台 (台北). 2010-06-09 [引用时间: 2023-06-06]. 
  6. 書記官黃勤涵.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9年度聲判字第235號. 司法院裁判書系統 (台北). 2011-03-23 [引用时间: 2023-06-06]. 
  7. 仙真论坛. 正告法轮佛学会. 仙真论坛 (台湾). 2014-03-01 [引用时间: 2023-06-09]. 
  8.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说明与道歉启事. 新唐人电视台 (台湾). 2017-05-15 [引用时间: 2023-06-14]. 
  9. Nabu/lulum. 著原民服遊行惹議 法輪功送致歉函遭拒. 原住民族电视台 (台湾). 2017-05-22 [引用时间: 2023-06-14]. 
  10. 虞超. 2018年,李雲翔和石姓助手在華盛頓DC採訪我兩天. 虞超推特账号 (美国). 2022-03-08 [引用时间: 2023-06-06]. 
  11. 記者林明柔. 趙小僑頻道影片全被盜!經紀人準備開告 怒批「此網站惡意搬移」. 三立電視台 (台北). 2023-06-23 [引用时间: 2023-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