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你可以使用本站的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清查“五·一六”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习总书记.jpg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继续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继续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Cctvdream.png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清查“五·一六”指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集团”运动

“五一六”兵团全称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是在文革时期从极“左”方面否定“文化大革命”。认为“文革”是“全国性的反革命政变”的组织。而清查五一六是指对67年首都一利用五·一六通知散发反对周恩来的传单的反革命阴谋集团进行清查的政治运动。

发端

1966年5月7日,《人民日报》公开发表《五·一六通知》后,北京一些学校学生打着贯彻这个《通知》的旗号,成立了各自的”五·一六兵团“,之后合流成为了“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他们的主要活动是张贴反对周恩来的标语和大字报。他们还有一套独特的“理论”:“至今还隐藏在国家首脑机关掌握大权的刘邓代理人在统一指挥着这场全国性的反革命政变”,并认为“文化革命是二线向一线夺权”,因此他们要“向中央夺权”,“彻底革命”。
组织成立后,他们把组织头目张建旗两个月前写的《给周总理的一封公开信》抄成大字报,公开贴在北京钢铁学院。大字报称周恩来是“二月黑风的总后台”、“搞资本主义复辟”。
与此同时,北京农业大学也出现了一个公开“炮打”周恩来的“五·一六兵团”。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以张光武为首的一些人公开发表针对周恩来的“开炮声明”,声称要揪出新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北京外国语学院“五·一六兵团”抛出大字报《戳穿一个大阴谋》,说周恩来是“反革命两面派”。之后这些反周的兵团合流,成为“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

开揪一小撮

1967年8月9日,“五·一六”开展了一个所谓“八·九战役”,他们派出一大批人员,在凌晨的时候,到北京动物园、甘家口商场、西四丁字街等处大量散发、张贴反周传单,涂写反周标语。这些传单和标语均署名“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此后“中央文革”不得不派出陈伯达等人出面表示:周总理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是“毛主席、林彪之下总管事务的参谋,反对周总理是严重的政治问题”。
与此同时,当时发生几件重要的事情,一件是《红旗》杂志刊发了经关锋审定的社论《无产阶级必须牢牢掌握枪杆子》。社论提出:“要把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揭露出来。”第二件是,“中央文革”成员王力发表了直接针对周恩来的“八·七讲话”,号召外交部的造反派夺权。
王力、关锋、戚本禹同“五·一六”的目标是一致的,即都把矛头指向周恩来和一大批老干部。当时各级党政机关处于瘫痪状态,唯一能对造反派组织发号施令的是中央文革,“五·一六”兵团之所以毫无顾忌反周恩来,显然与中央文革成员王力、关锋、戚本禹的纵容、支持不无关系。
1967年戚本禹公开说:毛主席司令部只有五个人,这五个人是主席、林彪、陈伯达、康生、江青。公然把周恩来排除在“毛主席司令部”之外,而这也显然是毛泽东不能容忍的,因为“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是要整“党内走资派”,而不是要打倒所有的老干部。之后王、关、戚被当成“五·一六兵团”后台抓起来。不久,毛泽东向造反派发出号召:革命的学生要团结共同打垮反革命阴谋集团“五·一六”。此后全国1400多个造反派组织两万多人,在北京钢铁学院召开“彻底砸烂反动组织‘首都五·一六黑匪兵团’大会”,张建旗等五个“五·一六”头目被揪出示众。
1967年9月8日,毛泽东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姚文元《评陶铸的两本书》一文中加了一段话:“现在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也采用了这个办法,他们用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口号,刮起‘怀疑一切’的妖风,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挑拨离间,混水摸鱼,妄想动摇和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所谓‘五·一六’的组织者和操纵者,就是这样一个搞阴谋的反革命组织。应予以彻底揭露。”“这个反革命组织的目的是两个,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以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支柱―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公开在报刊上提出要在全国彻底揭露“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

1968年,中央成立清查“五·一六”专案领导小组,陈伯达(后被列为“五一六”阴谋集团的操纵者)任组长,公安部副部长李震为办公室主任,谢富治、吴法宪为领导小组成员。
1970年,经毛泽东批示,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通知》,在全国开展了长达数年的清查“五·一六”运动。然而林彪、江青等人利用打击“五·一六”的指示大做文章,极力把清查“五·一六”运动推向全国,搞扩大化,以证明反周恩来的人很多,为他们以后的“倒周”制造影响并打下基础,扩大化也扩大到了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身上。在极“左”路线的指导下,有的地方将一些平日“有问题”的人扣上“五·一六分子”的帽子。把肖华、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等,同已被隔离审查的王力、关锋、戚本禹混在一起,都说成是“五·一六”阴谋集团的操纵者。
197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 ,进一步在全国大规模地开展清查“五一六”运动。3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共中央关于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通知》。通知说:“国内外阶级敌人同我们的斗争是很复杂的,反革命秘密组织决不是只有一个‘五·一六’”,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运动。10月,毛泽东作出批示:“‘五一六’问题不能一风吹,有些单位已经一风吹了,例如外语学院。”

清查与结束

1971年2月8日,经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建立‘五·一六’专案联合小组的决定》。专案联合小组以吴德为组长,李震为副组长,组员有13人。《决定》指出:在清查过程中“要防止扩大化,又不要一风吹”。此后,清查“五·一六”分子的运动更加“深化”。
这场清查运动一直持续到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之后不了了之。清查运动严重扩大化,清查成了打击异己分子的一种手段,并演变为全国性群众组织之间的大混战,成千上万的干部、学生被隔离审查,甚至被迫害致死。
这场运动直到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时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