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你可以使用本站的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让领导先走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Cctvdream.png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让领导先走出自发生于1994年12月8日的克拉玛依大火。

事件经过

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了欢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的25名官员而在克拉玛依市友谊馆组织全市7所中学和2所小学的学生、教师及有关领导进行文艺演出活动。而领导们并没有准时入场,导致参演的师生在那里等了一个多小时。

下午18时领导纷纷入场,18时十几分,在表演完第二个节目后,舞台后的幕布由于灯光温度太高而被点燃。据当时的幸存者描述:第一个节目表演完时已经有人闻到了焦糊味,但没人在意,表演第二个节目时就有燃烧的或未燃烧的布条从屋顶掉落,但被认为是舞台效果。随后一大团着火的幕布掉落,很快火就引燃了后幕装饰用的呼啦圈,此时馆内“无人指挥”,“火光冲出来后,一下子全都乱了”,“喊谁谁都听不见”。之后电线短路,灯光熄灭。

第一批逃生者由友谊馆后排唯一开着的卷帘门逃出,但不久后卷帘门便因断电而掉落下来,使得8个外侧安全门均被封闭(但可能此卷帘门在人们的支撑下没有完全封死)。馆外的人们试图用各种器械撬开出口。有人扳起防盗门钢条、砸开窗户的铁栅栏,让里面的人钻出来。第三辆消防车才带来了消防斧。但由于火势蔓延极快,大火仅仅持续了约20分钟就已经结束了。

此次事件共造成325人遇难,其中255人为中小学生。

“让领导先走”争议

《中国青年报》在灾难发生20多天后写了一篇报道,其中提到:在火灾发生时有人喊道:“让领导先走”,从而引发轩然大波。经过多次报道,这句话从最初的“同学们,让领导先走……”逐渐演变成“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以及网上流传的“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1]

有报道指喊话者是时任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况丽,但况丽接受采访时既否认自己曾喊话,也表示没听到别人有类似喊话。[2],也有人指出这句话可能是演出开始前的演讲时有人讲“演出结束后,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而《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则把这句话“移花接木”到了火灾发生时。

东方卫视的采访中,很多当事人也都证实听到了“让领导先走”的喊声,并亲眼看到领导们最先从友谊馆左侧大厅撤离,随后,现场陷入混乱。遇难学生袁媛坐在剧院最后一排,离开着的安全门最近,但依然未能逃出,家长揣测是她在班级比较听话,而有人下令不要乱动。[3]

后续影响

在此事件发生后,涉事校长,教导主任被人民法院以渎职处以5年左右有期徒刑。同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印发给各学校学生的消防安全手册中,更是直接写明无需听从任何让领导先走的呼喊,只要能够有序撤离即可。此外,随着中国内地教师水准的提高与全部学校设计的应急方案的要求,许多负责任的教师与校领导都能够做到在消防演习(实战)中到达指定位置,在指导学生撤离后,最后撤离。值得一提的是,在汶川地震中北川中学的一位男老师在班内所有学生撤离后被困遇难。

而在新冠疫情中,湖北武汉也出现了口罩被运至红十字会仓库而非定点医院的情况,记者采访被阻挠。随即在大量官民媒体的高密度曝光下引起舆论风暴,民众质疑口罩是为官员准备而非医生。此次事件导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成立督导组直接监督防疫物资的使用,更使得湖北省红十字会彻底失去民间信誉,大量物资转由当地疫情指挥部直接或由其他民间慈善组织(如韩红)转运进入湖北与武汉。但在武汉,黄冈等地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参会官员所戴的全部都是最为常见的蓝色医用外科口罩。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