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你可以使用本站的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蛋炒饭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用语信息
《彭德怀传》节选.jpg
《彭德怀传》中1950年11月25日彭德怀写给军委的电报
用语名称 蛋炒饭
其他表述 炒饭
用语出处 时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杨迪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情实况》一书
相关条目 毛岸英毛泽东镀金论
说到这儿,我有几句话特别想说出来。我住院的时候有个同事去看我,告诉我网上有人写毛岸英是因为做鸡蛋炒饭而暴露目标的。这些毫无根据、不负责任的言论让我非常难受,因为我……我就想到,一个烈士献出他生命的时候只有28岁,他在献出自己生命前,遭受了人类所能忍受的最痛苦的死亡方式,他是活活烧死的,除了古代的凌迟,没有再痛苦的了。网上究竟是什么人,可以对这样一个烈士说出那种话来?他们的心得是多么冷酷?鸡蛋炒饭!朝鲜战场那么艰苦,哪里来的鸡蛋,哪里来的大米,那时候他们吃的是没有破壳的高粱米,排出来还是一粒粒的。
——毛岸英妻子刘思齐

蛋炒饭一道家常菜国内部分人士用来抹黑毛泽东儿子毛岸英的词语。

出处

“蛋炒饭”一词出自时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杨迪于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情实况》一书中的一段(下称回忆录),但使该谣言成型的为2003版:

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么还在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们马上就走。”
——1998版
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么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么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我不高兴地说:“你要他赶快不要炒饭了,快将火扑灭,赶快离开房子,躲进防空洞去。”成普说:“我们马上就走。”
——2003版增补

该书的增补版于2008年再版之后,该词被部分人士用来蛊惑吃瓜群众,以营造出毛岸英“因身份享受特殊待遇”、“目无军纪”、“没有战场常识”等形象。因此,毛岸英也被他们称为“壁炉烤鸭”、“毛公子”、“毛太子”、“毛三胖”等

真相

事实上,回忆录中出现了三处致命的错误,一个是当时房间内的人数,一个是轰炸时间和敌机路线,还有一个是送鸡蛋的那位老哥的军衔。

当时房间内的人数

在回忆录中称 “房间里有三个人” 也就是成普、高瑞欣和毛岸英,而根据电报所描述以及成普的回忆录中都明确说明是 “四人”

轰炸时间和敌机路线

回忆录中称 “轰炸时间是11月24日拂晓”“敌人飞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就投弹。 ”而电报所描述的轰炸时间是11月25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而且电报以及成普口述,成普女儿成曦整理的《现场目击者见证毛岸英牺牲真相》中都明确指出是 “掠过志愿军总部的上空,向北飞去,之后敌机又从北边飞了回来”

军衔

回忆录中称炒饭用的鸡蛋是 “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次帅” 送给彭德怀的,文中还在括弧里特地注明: “朝鲜金日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 ,但毛岸英牺牲的1950年朝鲜根本没有元帅军衔,更不要说是次帅了[1]

其他

成普本人与其他战士及其家属都曾多次直接反驳“毛岸英是因为吃蛋炒饭被炸死”的说法:

实际情况是,彭德怀的床下根本没有鸡蛋,只有苹果。作战室也根本没有饭锅炒勺,并且,铁桶火炉上,用一根很长的铁皮烟筒直通出房顶铁皮之上。因此铁桶火炉根本不能做饭,这样他们怎样做鸡蛋炒饭吃?不知是何人提供的这种资料,简直是天大的谎言。
——成普在1995年写给《彭德怀传记》编写组的资料
赵南起同志也跟我讲过,他说没有,哪有米饭啊,包括毛岸英在内,我们都吃高粱米,高粱米那个壳都没有去掉的。怎么吃进去,怎么拉出来,那个壳没法消化。
——北京卫视“档案”栏目刘思齐老人录音
他相当激动地驳斥道:“作战室既没有鸡蛋,也没有炒饭的锅瓢炒勺,也没有油盐之类。如果要煮鸡蛋,到炊事班的灶房才行。作战室是指挥打仗的地方,不具备这些东西。”
——《杨彦坤:父亲高瑞欣与毛岸英一起牺牲以后》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朝鲜的元帅和次帅军衔是1953年设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