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现在可以使用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点击此处会biu~的随机导向一个高级条目哦 ><

蛋壳公寓事件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Cctvdream.png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蛋壳公寓事件,是指2020年11月末蛋壳公寓资金链断流导致的事件。

蛋壳公寓logo

背景

今天所说的住宅缺乏现象,是指本来就很恶劣的工人的居住条件因为人口突然涌进大城市而特别尖锐化;房租大幅度提高,每一所房屋里的住户愈加拥挤,有些人简直无法找到住所。这种住宅缺乏现象之所以引起人们的纷纷议论,只是因为它不只局限于工人阶级,而且也伤害到小资产阶级。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在社会主义社会时期,中国实行大规模的福利分房,尽管此时存在租房现象,但是基本上是不存在住房问题的。正如恩格斯所说:“只要无产阶级取得了政权,这种有关社会福利的措施就会像现代国家剥夺其他东西和占据住宅那样容易实现了。”。但在资本主义复辟,党内资产阶级通过血腥镇压人民得以巩固了自己窃取的地位后,便开始着手去掠夺劳动人民。

中国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看见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式的修正主义失败破产,同时为了赚取更多的金钱,便决定走一条不同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叛徒集团的“新”道路(允许私人资产阶级存在和发展)。但是中国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仍旧保持了修正主义国家的经济基础——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所谓的“公有制为主体”)。

“修正主义上台,也就是资产阶级上台。”“在资产阶级看来,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不是为了金钱而存在的,连他们本身也不例外,因为他们活着就是为了赚钱,除了快快发财,他们不知道还有别的幸福,除了金钱的损失,也不知道还有别的痛苦。”中国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本性就决定了他们会对住房这个人民刚需下手。1978年,贪得无厌的中国的修正主义者正式开始对住宅下手。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总代表邓小平提出诸如允许私人建房等,为私人资产阶级的发展提供便利。1980年,中国开始进行住房商品化。但此时,住房商品化并不算太大,因为官僚垄断资产阶级仍对经济保持着较大的统制。

1990年代,中国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在镇压完人民群众的反抗之后,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便开始学苏修叛徒集团,打破工人阶级最后的一点权利,实行大下岗。同时,1996年,中国正式取消(向工人阶级的)福利分房。

大下岗给中国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提供和得以利用丰富的劳动力商品,中国经济便在残酷剥削劳动人民的基础上迅速发展起来。就拿国内生产总值,这个资产阶级最喜欢说的东西说吧(尽管社会主义社会时期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比现在高),1999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7.7%,2007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14.2%,翻了近一倍(值得一提的是,在“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的1969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16.9%,可见补课论是多么的可笑)。

在这个基础上,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劳动者开始大量涌入大城市里,以满足资产阶级对劳动力商品的需要。由于从边远落后地区和农村过来出卖劳动力商品的劳动者,以及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多只能住在租来的房子里,推动了租房需求的上升,进而催生了诸如蛋壳之类的企业诞生。

过程

尽管欺骗行为伤害工人和一切贫苦阶级比伤害社会的富有阶级厉害,但是欺骗行为并不是一种专门伤害工人的祸害,不是唯有工人阶级才遭受到的祸害。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蛋壳公寓成立于2015年,到2019年年末约43.8万间[1],规模仅次于链家孵化的自如和我爱我家的相寓。

蛋壳公寓被阿里系控制[2],并得到了“共”青团的支持[3][4]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和私人垄断资产阶级合伙收割韭菜

它的暴雷隐患是一早就埋下的。为了能在与其他长租公寓企业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蛋壳公寓成立之处就大打价格战,以高于市面价格的20%~30%高价从房东获取房源,然后再以低于市场租给租户,此外还要额外花费资金用于出租屋的装修和管理。

高买低卖一定亏损,但蛋壳公寓采取了长收短付的模式。蛋壳和房东签署合同时,以季度、后期以月度为单位向房东支付租金;但和租客签署合同时,却会以减免一个月或两个月房租、或免收一年管理费作为噱头,要求租客一次性支付一年或两年的房租。一般而言,租客认为租房是刚需,一次性支付一年房租还有优惠,会乐于接受接受租赁模式。只要扩张速度足够快,蛋壳公寓就能在大幅亏损前吸收越来越多的资金这也是一个庞氏骗局

到了2019年,蛋壳实现71亿元收入时,各项成本费用是收入的1.4倍。年末蛋壳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7亿元。此时距离资不抵债、资金链断裂只有一步之遥。此时蛋壳公寓的资金池也接近最大值,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DNK”。[5]

蛋壳公寓在纽交所上市

2020年2月新冠疫情爆发,蛋壳房屋空置率陡增到 30% 以上[6],此时,危机开始显露出来[7]

6月10日,蛋壳发布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蛋壳现金流大约只能撑一个季度[8]后来实际还撑了两个季度

6月18日,蛋壳突然发布公告称CEO高靖正接受政府有关部门的调查。这让蛋壳进行中的融资难以为继。[9]

9月初,监管进一步收紧。住建部就《住房租赁条例》向公众征求意见。草案明确提出将 “高进低出” 和 “长收短付” 等长租公寓企业用惯了的经营方式,纳入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监管范围[10]

11月9日,上百人在位于北京市朝阳门外大街的蛋壳公寓北京总部排队维权。维权长队里,有房东、租客,还有被拖欠工资的蛋壳公寓保洁、维修人员。[11]。当天起,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全国多地蛋壳公寓办公区域开始出现大规模解约维权事件。

11月17日,蛋壳公寓开盘后股价一度拉升,盘中每股最高报2.73美元。截至收盘,蛋壳公寓暴涨75.18%,报2.4美元,最新市值4.39亿美元。 当天,再次传出蛋壳公寓拖欠公司员工工资的消息。[12]      

11月19日,蛋壳公寓股价以3.45美元高开,截至收盘,蛋壳股价再度大涨90.42%,每股报4.57美元,总市值8.36亿美元。 当天,北京住建委称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了专办小组,希望能平稳解决此事,后续处理方案会及时公布[13]

12月3日,广州蛋壳公寓一18楼租客坠楼。[14]

相关新闻报道

12月25日,蛋壳公寓APP房源已经全部下架,首页仅显示业主自助解约、租客自主解约、自助解约说明等功能。 当天,深圳市住建局紧急通知,禁止物业公司以停水、停电、停气等方式驱赶租客,建议各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矛盾。[15]


到2021年2021年4月6日晚间,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其监管部门“纽交所监管局”工作人员已决定启动程序,将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从纽交所摘牌,蛋壳公寓的美国存托股也将立即暂停交易[16]

蛋壳公寓2020年1月17日在纽交所上市,从上市到被决定摘牌,蛋壳公寓在纽交所待了445天。根据上一交易日(3月15日)2.37美元的收盘价计算,市值仅剩下2.33亿美元。[17]

影响

蛋壳的欺骗行为对租客、房东和在蛋壳公寓从事维修和清洁的工人均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且蛋壳公寓挑拨租客和房东之间的矛盾[18],导致造成的伤害更大。

对租客

租客是蛋壳公寓欺骗行为的最大受害者,不仅无法拿回租金,还受到了房东的暴力相待[19],像换锁、砸家具、断电等等[20],并且还要还租金贷[21]。这导致了许多人做出自杀[22]、烧房子的行为来反抗。

被赶出门的租客

对房东

尽管房东受到的伤害相对于租客比较小,但也受到了损失。由于蛋壳公寓没有给房东租金,房东为了减少损失,采用了各种方法来驱逐住在出租房里的租客,像派老年人劝说、敲锣、以及上面所说的暴力对待等等。

对工作人员

蛋壳公寓为了吸引租客入住,雇佣了大量员工为租客进行保洁、维修等服务。当蛋壳公寓跑路时,他们的利益也不可避免地被侵犯了。包括清洁工、公司员工、装修工等均发生了欠薪行为[23]

蛋壳员工打出的抗议横幅

各方评论

人民网

也有学者表示,针对租金管理服务方面的问题,现阶段在长租公寓领域,尚没有明确的规范和标准对上述问题予以界定,也尚未出台有效管理长租企业的方案来解决上述问题。

2019年12月,住建部联合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发布了《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要求到2022年年底,长租公寓应确保通过“租金贷”这类分期付款方式获得的租金收入在总租金收入中的占比不超过30%。

今年9月,住建部发布《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对住房租赁企业的资质、行为、监督机制及法律责任进行明确规范,将制止租赁乱象、引导行业健康发展。也有一些地方试行“风险防控金”等监管新政。

而租户们最关心的,仍是眼前的问题——预付了房租的房子能住到哪天,自己会不会被房东驱赶流落街头,租金贷要继续还吗?搬走的租户交着双份租金,没搬走的,在惴惴不安中等待房东上门。[24]

澎湃新闻

目前监管部门已经出手,此时此刻,我们更该反思跑马圈房背后的商业模式,无论长收短付还是诱使租金贷,都蕴藏高风险。无法安居,何以乐业?只有全力呵护受害者权益,才能让他们更有信心安顿人生。[25]

阿波罗新闻

蛋壳爆雷事件的另一个看点就是一些中国体制的拥护者这次成了受害者,比如曾经呼吁要割掉记录武汉疫情一书《方方日记》作者方方舌头的网名为“仙女味的小果子”的“小粉红”这次就遭到了蛋壳公寓驱逐。[26]

BBC 中文

有专家认为,面对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让其先接受市场的检验是一种常规做法,当出现问题时政府应当适时介入。[27]

乌有之乡

看看滴滴的先例,我们完全可以预料,如果自如一家独大垄断市场,那打工人虽然可能不会面临“暴雷”的风险,却很可能面临更高的租金。资本曾经吐出来的,只会在实现垄断后加倍要回来。

归根结底,我们应该质问,大城市依靠来自全国的年轻人为它的发展贡献血汗,为什么打工人们却那么难在城市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即使没有长租公寓、没有各种“暴雷”,年轻人在大城市找个落脚的地方,要么得忍受工作地点附近的高房租,要么得忍受奇长的通勤时间,跟不要说令人防不胜防的二房东、非法分租、昂贵水电、处处藏雷的合同、名为服务实则威胁的中介、奇葩室友等等问题。

面对这样缺少规管的租房市场,渴望省心的年轻人,自然很容易被长租公寓吸引。不幸的是,这个打工人的痛点却变成了资本圈钱的嗨点。如果有关部门接下来的举措不从规范租房市场、保障租客利益、落实房住不炒出发,而是任由资本和有产者换着花样割韭菜,那最后倒霉的就不只是打工人,而是整个社会。[28]

新聞

虽然中帝当局治理之下,讨薪事件层出不穷,和其它中小公司欠薪的事件有所不同,因为蛋壳公寓并不是那种想跑路的公司,而是一个总资产近 100 亿元的美股上市公司。事实上,蛋壳公寓正是如今中国各类创业公司的一个缩影。[29]

目前,“蛋壳公寓”这一话题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其中有大量攻击资本主义和资本家的声音,这反映了国内阶级意识的日益觉醒。[30]


参考文献和外部链接

  1. 天眼查—蛋壳公寓
  2. 直击|蛋壳公寓获5亿美元C轮融资 估值超20亿美元
  3. 蛋壳公寓携手多位正能量明星,率先发起业内文明租住公益项目
  4. 蛋壳携手团中央学校部 助力高校毕业生租房安家
  5. 蛋壳公寓成功挂牌上市 成2020年纽交所第一中概股
  6. 蛋壳公寓暴雷调查:一场冒险游戏,全社会买单
  7. 蛋壳公寓业主因讨要租金聚众维权,深圳风险排查发现涉租金贷
  8. 蛋壳公寓发布2020年Q1财报:营收同比增长62.5%,疫情挑战下仍取得坚实业绩
  9. 蛋壳公寓CEO高靖被调查 股价盘中多次熔断收盘跌超6%
  10. 关于《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11. 蛋壳公寓股价昨日收涨75% 回应称“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12. 同上
  13. 蛋壳公寓股价再度大涨90%,消息称北京住建委成立专办小组
  14. 广州蛋壳18楼租客坠楼!室友:他刚毕业没工作,房东要求我们搬离
  15. 蛋壳公寓下架所有房源
  16. 蛋壳公寓将被纽交所摘牌,上市仅445天却留一地鸡毛
  17. 纽交所启动蛋壳公寓退市程序,445天市值缩水至一成
  18. 当蛋壳房东来敲门
  19. 同上
  20. 同上
  21. 卧底5000人蛋壳公寓维权群,情况比预想中糟糕百倍
  22. 二十岁的蛋壳租户倒在黎明前
  23. 花一个亿为蛋壳筑梦,他们终被蛋壳抛弃
  24. 蛋壳公寓暴雷:没有“壳”的年轻人
  25. 蛋壳公寓爆雷,租客无家可归!租房却背上网贷?
  26. 蛋壳爆雷“韭菜”遭殃 中国模式为何不灵?
  27. 蛋壳破裂:万千中国年轻人为何一夜之间“无家可归”
  28. 蛋壳公寓“暴雷”:一场事先张扬的骗局
  29. 出自《新聞·十一月下》
  30. 出自《新聞·十二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