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你可以使用本站的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清理“三种人”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习总书记.jpg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继续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继续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清理三种人,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共产党党内进行拨乱反正和人事调整的一项政治运动。三种人指的是:造反派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主持这场运动的为反对“文化大革命”的一派,以邓、陈、胡为主,目的是防止改革开放的方针被“文革”遗留分子翻案。

起因

改革开放初期,干部青黄不接比较成问题,而十年中的这批人中许多人还很年轻,有知识有专业,又很会看风向,若不掌握政治标准和不严格考察历史表现,那么在大量提拔中青年干部的情况下就很可能让这些人混进来。因此,陈云从一开始呼吁抓紧提拔中青年干部的同时就强调,对“三种人”一个也不能提拔。

经过

1981年7月2日,他在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书记座谈会的讲话中指出:“闹派性的骨干分子,打砸抢分子,一个也不能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我说一个也不能。”“当时闹派性的、‘造反’的人很多,许多是随大流的,但里头的骨干分子不能提到领导岗位上来,一个也不能提拔,手不能软了。”为何不能提拔?陈云解释说,尽管这些人现在表现好甚至“蛮好”,但那只是他们要爬上来的需要。还因为一批老同志还在,“但是,到了气候适宜的时候,党内有什么风浪的时候,这些人就会变成为能量很大的兴风作浪的分子。有一个,有两个,就可以串联,兴风作浪。他们说,没有把这些老家伙整倒、整死,现在还在台上,当时整死就好了。”“因为时局变化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变成能量很大的兴风作浪的分子。”陈云主张严肃对待的同时又提出“可以给他一般的工作做。”

陈云的这个讲话传达下去后,引起党内外很大反响,大家表示热烈拥护。邓小平也非常赞成。

1981年5月8日,陈云出具《提拔中青年干部是当务之急》:“‘文革’中提拔过一些‘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青年人。(很可能骂的是姚文元)当时提拔这样的青年人到高级领导岗位的实践已经证明,这是一个痛苦的教训。”“必须说清楚,现在我们所要提拔的中青年干部,绝对不是要提拔那种‘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青年干部。”

6月8日,陈云出具《关于老干部离休、退休问题座谈会纪要》,着手进行党内人事改革与新老交替。7月2日,陈云在省级党委书记座谈会上,以王洪文为例,指出必须对中青年干部的提拔进行选择。

1982年1月13日,陈云在《要情反映》上批示:“任穷同志:提拔中青年干部必须注意德。有才缺德的人,一个也不能提拔。”他几次提醒时任中央纪委副书记王鹤寿:“要特别注意至今还在台上的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帮派人物。”“真正的危险已经不在于现在讨论判刑或者要开除党籍的那些人,真正的危险是那些至今还在台上的林彪、‘四人帮’的帮派人物。”,他在中央政治局讨论中央机构精简问题会议上讲话说:“人一定要选好。还是老话,要坚决贯彻陈云同志讲的几条,几种人不能放进去啊!”但也有些领导同志,对陈云的意见不大以为然,说对“文革”的那些事情要“俱往矣”,不必再深究了。陈云听后说,不行,我是俱在矣。即这些人都在。我们还是要注意这个问题,不要被他们的一时假象所迷惑。

他对有些地区和部门仍在重用“三种人”,始终保持高度警惕。1982年1月18日,他在中央组织部送来的材料上批示:“一、出重要,进更重要。二、进的人,必须不让‘三种人’进。”2月12日,他在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送来的《关于一些领导班子中仍有“三种人”的三个调查材料》的简报上批示:“我赞成发出。”7月30日,他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话时又强调,在提拔中青年干部时,必须对“三种人”一个也不能提拔。已经提拔了的,必须坚决把他们撤下来。他要求“在提拔中青年干部时,组织部门对他们在‘文革’中的表现一定要进行切实的考察。”

1981年5月8日,他在讲到提拔培养中青年干部是当务之急时就曾提到:“‘文革’中提拔过一些‘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青年人。当时提拔这样的青年人到高级领导岗位的实践已经证明,这是党的一个痛苦的教训。”“必须说清楚,现在我们所要提拔的中青年干部,绝对不是要提拔那种‘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青年干部。”

在1981年7月2日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书记座谈会上,他在讲到“三种人”一个也不能提拔时问:“王洪文讲什么?”邓小平插话说:“1975年他到上海、杭州,第一句话就说,十年后再看。这句话可触动了我们,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接话说:“所以,对这种人,一个也不能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但是可以给他们一般的工作,给饭吃嘛。”

1982年7月3日,陈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重申,并首次提出:“ 在提拔中青年干部时,必须对“三种人”保持警惕,决不能提拔造反派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对这些人一个也不能提拔,必须坚决撤下来。 ”

在党的十二大召开前夕,陈云向秘书交代,他在大会发言中别的都不讲,就讲两句话,一句是必须成千上万地提拔中青年干部,不能只提拔几十个、几百个;另一句是“文革”期间的“三种人”一个也不能提拔,已经提拔的必须从领导班子中清除出去。

1982年9月6日,他在十二大上发言谈到不能提拔“三种人”时说:“因为这‘三种人’如果进到领导班子中,若干年后,到了气候适宜的时候,他们就会跳出来兴风作浪,再次为害国家,为害人民。”他在十二大的这篇发言总共21个自然段2000多字,却先后12次被掌声所打断。可见,他的意见切中要害,充分反映了全党的意志。

一段:“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跟随林彪、江青一伙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这“三种人”一个也不能提拔,已经提拔的,必须坚决从领导班子中清除出去。为什么一个也不能提拔呢?因为这“三种人”如果进到领导班子中,若干年后,到了气候适宜的时候,他们就会跳出来兴风作浪,再次危害国家,危害人民。

十二大后的9月23日,陈云在与时任中央党校校长王震谈话时又强调:对“三种人”要注意,一个中组部,一个党校,一个中纪委,这三家是管干部的。只要这三个地方把好关,“三种人”“五种人”就上不来。党校要轮训干部,也要负责考察、了解干部,包括干部的历史。陈云关于不能提拔重用“三种人”的意见,在十二大上取得共识,并写进政治报告。

1982年9月28日,陈云看到北京大学党委送来的一份反映青年人思想动态的材料后,给邓小平写了封信:“我对派性骨干分子和打砸抢分子确实认为不能提到领导岗位上来,当然指重要岗位。这个意见我现在还是这样看法。”“我们党在二三十年后那个时候也会正派人当权。但不能不想到20年30年以后的情况,因此现在提拔培养中青年干部时应该注意这一点。”“我们对老年同志比较熟悉,对林彪、‘四人帮’分子也比较知道他们的底细。但对这些人也不能采取‘俱往矣’。”“十年内乱沾边的人很多。当时大家不能不表态。......对沾边的人,党必须根据那时环境,理解他们,采取争取政策。但对陷得很深的人,我们必须记录在案。不能‘俱往矣’。我们不是换了几个省市委第一把手和若干在职干部吗?这就不是‘俱往矣’。”“我同意事情有个发展过程的意见。重在表现。”最后说:“为了统一认识,我提议中央常委或政治局对这个问题讨论一次。对这个问题,我想找你谈一次话,时间由你定后通知我。”从这封信可以看出,陈云对清理“三种人”是何等重视,心情是多么急迫。必须坚决把“三种人”从领导班子中清理出去。

1982年10月,党的十二届二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邓小平在会上作《党在组织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的讲话,强调整党不能走过场和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陈云在会上的发言中再次谈到“三种人”问题。

1982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清理领导班子中“三种人”问题的通知》,开始清理三种人。1983年,陈云在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重申。

1983年10月,中央十二届二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决定》把清理“三种人”作为新时期整党的一项重要内容。决定指出,对“三种人”除经过长期考验,证明确已悔改者外,原则上要开除出党。
11月16日,中共中央转发《邓小平同志关于如何划分和清理“三种人”的谈话》,谈话认为:“老干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说了违心的话,做了违心的事,不能叫‘三种人’。”

1984年7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清理“三种人”的补充通知》。

各级党组织随即由1983至1984年间开始,相继组织核查属地的所谓“三种人”,将不合规的党员开除以“排除隐患”

“ 重点是清查混进领导班子,要害部门和第三梯队的“三种人”及在“文革”中造反积极,干了坏事,造成严重后果,现在年纪较轻隐藏下来对党危害大的人以及幕后操纵的人。 ”

按照中共中央的要求,各级党组织还要对运动的对象继续管教,以防止他们有派系联系或其他“反党活动”。

1983年2月,陈楚三的信、孔丹和董志雄的信被送到陈云处。陈楚三的信认为,红卫兵要一分为二,清华四一四派就是好的。孔丹、董志雄的信认为,“文革”初期的“老红卫兵”,如北京的“西纠”、“东纠”、“一司”,不应被作为“三种人”清理。
陈云批示:

“我建议将此信和陈楚三的材料均印发政治局、书记处,并加发整党指导委员会和中组部。孔丹同志的意见是对的,有关部门应当研究。这些红卫兵不属于“三种人”,其中好的还应是第三梯队的选拔对象。清理“三种人”是一场政治斗争,要防止有人将水搅浑。像陈楚三这样的人要特别警惕,绝不能让他们混进第三梯队,但也要给出路。”

1983年4月23日,中共中央下发《关于“文化大革命”期间高等院校学生造反组织重要头头记录在案工作的意见》。阎淮《进出中组部》称,此后,李锐向秘书口述电话稿,让部办公厅通知北京组织部,并转发全国各大学——“文革初期保守的老红卫兵不是造反派,其头头不属于记录在案范围。”阎淮《进出中组部》称:“老人家们”此举专为“整治”批斗他们的造反派,岂能拿自己子弟开刀!成立青干局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对付造反派红卫兵。

在1966年,北京由高干子女组成的“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可谓无恶不作,血债累累。在清查“三种人”运动中,北京不少市民上诉中央,要求清查已经入党并任要职的孔丹等人。不料,陈云立刻在上诉书上批示:“孔丹等人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是我们将来可靠的接班人,他们不应当是清查对象。”由此,这批高干子弟被包庇了下来。但五大学生领袖都完了,这点倒还没错。

又指出:“老干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说了违心的话,做了违心的事,不能叫‘三种人’。”——邓小平同志关于如何划分和清理“三种人”的谈话》

换句话说,有的老干部,比如南京军区的许世友,广西的韦国清,在“文革”中迫害无辜,指挥逼供,操纵武斗,打人致残、致死,都没有关系,只要用一句“说了违心的话,做了违心的事”便一点事也没有了。(人生四大铁里就有一起扛过枪嘛,扶一把不是自己政敌的,一起恰钱多快乐。)

渐趋结束

到1987年5月,历时3年半的全国整党工作基本结束。全国(不包括广西)清理出“三种人”5449名(然而包下的不算,私设公堂没的自然是死人,不必计算在内,机智如齐奥赛斯库。)。在清理“三种人”过程中,相当一部分占据领导职务的人被清理了出来。就全国来说,截止到1986年6月底,被定为“三种人”和犯严重错误的人中,县处级以上的党员干部近3000人,其中不少是新提拔的。

另在1988年左右,薄一波于全国整党工作总结会上发言提到“ 从全党来说清理“三种人”的工作还没有完,不能和整党同步结束。组织部门要继续管起来,随时发现,随时认真查处,不可留下隐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