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萌娘五周年啦!这里有写给你的一封信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通钢事件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编辑过劳死.jpg
由于条目诸多细节过于繁杂,且人数不足,使得本页面的编辑者们几乎过劳死
故诚邀您共同参与完善本条目。H萌娘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由于条目诸多细节过于繁杂,且人数不足,使得本页面的编辑者们几乎过劳死
故诚邀您共同参与完善本条目。H萌娘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Cctvdream.png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你要活,我们就得死!!!
——通钢工人面对阶级敌人陈国君的乞活时的回应

通钢事件,又称通钢7.24事件,指2009年7月24日吉林通化钢铁公司工人因反对国有企业完全被私营企业建龙集团控股在厂区罢工、游行,最终导致建龙公司派来的总经理陈国君死亡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

背景

通钢是吉林省国企的"四大金刚"之一。2005,通钢产钢293万吨、铁279万吨、钢材294万吨、总资产100亿元、销售80亿元。建龙入住前,年均销售收入300亿元、纳税20亿元、在全国500强中排名240多名,制造业排名120多名。

通钢于1959年建厂,在改革开放后实行一长制和承包制,1988年,通钢实行经理责任制。

1998年,不到30岁的陈国君就已经成为遵化市钢铁厂炼铁厂厂长。这一年,他与后来的老板、浙商张志祥结识。当时,张志祥成立了遵化建龙钢铁总厂,协议租赁遵化市钢铁厂。3年后,张的遵化建龙钢铁总厂买断遵化市钢铁厂,完成改制后更名为唐山建龙实业有限公司。陈国君被张志祥看中,进入建龙。

3年后,张志祥在吉林省吉林市成立吉林建龙,陈国君就任吉林建龙总经理。

2004年10月,在苏州工作了2年,创造了“一年半的时间,完成了1034家国企改制”改开新记录的苏州市委书记王珉来到吉林任吉林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2006年11月至2008年1月任吉林省委书记,王珉曾表示,“我们采取了一些超常规的办法。实施国企改革攻坚计划,按我的说法就是要‘连锅底抄’,把最难的解决好,不留下任何问题,这也是吉林国企改革的最大特点。”。

2005年初,816户吉林地方国企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被要求在年内完成改制。通钢集团公司也根据要求,引入民营资本推进资本结构调整和机制创新,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为了顺利实现民营钢企建龙集团对通钢的重组,通钢于2005年9月正式完成主辅分离。

2005年12月25日,通钢改制协议最终正式签署:北京建龙集团出资14亿元(其中现金8亿元,加上吉林(市)建龙公司的资产作价6亿元),拥有新通钢36.19%的股份。2005年12月30日,改制完成,通钢集团正式揭牌。重组谈判时,建龙提出的一个重点是冗员太多,要求精简裁员。但通钢刚刚基本完成社会职能移交和辅业剥离,已经剥离了1.4万人。贱卖国有资产通钢股权改制方案实施,下岗和提前退休的人数超过万人,引起大量上访。

2006年6月,建龙集团正式介入通钢的管理,派陈国君任通化钢铁副总经理。

2006年6月6日,33个处级干部离岗,其中1/3是专业干部。这33个处级干部离岗时,每月只给他们发1700元的生活费。这些处级干部开始不断向上级反映建龙入股通钢的问题,同时也向普通工人说明相关的情况与政策法规。后来,新公司给他们的年薪提高到6万,才平息此事,另外,通钢原来的党群关系科被合并到生产科,工会和纪委事实上被取消了。同时,新的减员增效计划仍在不断出台,许多年轻的工人继续下岗。出现的岗位缺口,公司则另外雇用临时工来解决。

2007年,陈国君引进台湾中钢的做法,对通钢施行三级管理制度(第一级为总经理、第二级为厂长、第三级为作业区区长或科长),取消了车间主任和段长。这三级负责人实行年薪制。作业区区长之下还有设有工段长和班长,但是他们与普通工人一样领月工资,没有年薪。因此,管理层收入大幅提高,如一个处级干部一年能拿到30万,相当于通钢普通职工年收入的10倍。同时加强对工人的“管卡压罚”。

2008年冬季,通钢职工和家属住宅长达20多天供暖不足,引发通钢职工强烈不满。

2008年12月底,通钢炼轧分厂厂长宋凯晚上巡视车间时,发现一名因节日饮了酒的员工,当即作出下岗处理的决定。这名员工在酒劲作用下,锤杀了宋凯。

建龙入主后的两年,没有实现省国资委当初期望——新通钢成立两年内形成年产1000万吨钢规模。相反,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从2008年6月开始,钢材价格暴跌,通钢陷入“生产越多就亏得越多”的怪圈。到2009年2月,亏损一度高达10亿元,但是建龙却盈利100多亿。以通钢老区作抵押贷款兴建的“吉林钢铁新区”完全由建龙集团掌握,并在2009年3月撤出通钢时,连同通钢原有的矿山所有权都归了建龙集团。

通钢大举裁员,2009年春节外面招聘大批农民工进入通钢,每月工资4000多元,学徒收入是正式工的师父的3倍多。“把他教会,我们就得下岗。”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通钢员工集合起来到办公楼抗议。全国人大代表、董事长安凤成迅速赶回通钢平息事件。在工人面前,安凤成公开说,“建龙已宣布撤资”;得知此事后,通钢抗议的员工当即散去。

2009年3月建龙宣布撤出通钢。工人们为此鼓乐齐鸣,欢呼胜利。工人们的情绪高涨,生产积极性一度增强,使得通钢在2009年6月盈利4279万元,7月份盈利约1个亿。

2009年7月22日,吉林省国资委作出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的决定,由建龙控股通钢集团。根据新方案:建龙集团子公司以10亿元现金和其持有的通钢矿业公司股权向通钢集团增资控股。重组后的通钢,建龙集团持有通钢集团的股权变更为65%,吉林省国资委持有通钢集团的股权变更为34%,其余股东的股权为1%。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集团副总经理鞠忠、胡品、孙玉斌等四人拒绝签字,并当场辞职。唯一签字的只有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崔杰。

对于工人们来说,这个消息是突然的,许多工人从小道消息得知了此事。这天发生了本世纪最大规模的日全食,而对工人们来说,这个消息就和这次日全食一样,让天空灰暗了下来,但是这回,工人们决定赶走建龙这只吃掉太阳的哮天犬。

经过

2009年7月23日

上午在通钢公司,吉林省国资委部分领导、建龙集团部分高管到召开通钢重组大会,当即遭到近百名通钢公司员工的包围抗议。当晚,厂家属区发现大量小字报:召集群众第二天早8:00到广场聚集。

据说是当时的小字报的内容

急,急,紧急通知

通钢所有的退休、职工、干部、内退、在职职工和家属同志们,目前通钢发生的重大变化,有些同志知道了,有些同志还不知道,7月22日省决定建龙二次控股和通钢重组,我们深知第一次重组,私企和通钢重组,将国有资产已盗空,职工一批批下岗,这次重组,比上次还要严重,后果大家会很明白,这次重组立即就要有一批人面临下岗。同志们,通钢是我们全通钢人的通钢,我们通钢人有能力有决心会建设发展好的,我们坚决反对建龙二次进入,为我们自己的切身利益,如果这次大家再不勇敢的站出来,我们家园没有了,我们的饭碗也没有了,我们应该怎么办?自己选择吧! 游行——“建龙滚出通钢”

2009年7月24日

8时35分,通钢在公司后五楼召开干部大会,宣布由张志祥担任新通钢董事长,由李明东担任总经理,由崔杰担任党委书记,由陈国君担任通化钢铁总经理。同时,上千名通钢公司职工和职工家属在通钢办公大楼前集会,高举“建龙侵害国有资产,从通钢滚出去”等标语,高喊“建龙滚出去”等口号。聚集人员开始通过厂区1号门涌向生产区。此时,张志祥正坐在通钢宾馆高级套房的沙发中,他原打算和通钢现任的8个高管每人单独谈话1小时。

9时30分,吉林省国资委工作组人员传回“铁路运输线被堵,铁水运不出去,将导致1号、2号、3号高炉休风,进而会导致二炼分厂停产”的消息。

上午10点左右,抗议队伍迅速转移,将陈国君堵在焦化厂。通化钢铁4、5、6号高炉也休风停工。高炉停工前,炉内铁水放出,否则高炉将报废。这时,陈国君出现在焦化厂区,动员职工不要让焦化厂停工,因为通钢的焦化厂负责通化全市煤气供应任务。愤怒的人群全部涌向焦化厂。

10时01分,现场的通化市政府领导的随行人员遭到殴打,无法工作。

10时24分,工作组派到现场部分人员回到通钢宾馆。通化市政法委书记齐晓光建议,要求通钢集团发挥自身党组织作用,宣传并劝返群众。

10时30分,另一批工作组人员回到通钢宾馆,汇报现场情况。吉林省国资委主任李来华向公安机关表明,在有人身攻击的情况下,企业工作人员已不敢出头做工作,建龙集团与国资委工作组人员的人身安全已经受到威胁。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在远离厂区的通钢宾馆,并未受到抗议队伍的冲击,在武警的保护下撤离通钢宾馆。

中午11点前后,吉林省副省长王祖继传达了意见,调集警力,对现场布控。待伤者诊断出来后,再追究打人者的责任。

中共通化市市委书记齐晓光则要求,在场的通钢集团领导提供闹事者姓名。此时焦化厂附近已经布控有数百名防暴警察和武警。

11时05分,现场劝解已无法奏效,1至6号炉也已休风停炉,7号炉也有停产之虞。

11时30分,现场传来部分人员又向7号高炉及焦化厂聚集的信息,负责焦化厂维稳工作的建龙集团派驻人员陈国君遭到围攻。一些人对他进行了第一次殴打。陈国君躲进焦化厂旧办公楼二楼化验室,锁上办公室门之后,他藏在办公室的铁皮工具柜中,然后打电话求救。

14时,抗议队伍已经堵住通化钢铁的5个厂门。此时政府试图保住7号高炉的正常生产。

15时左右,7号高炉停工,整个厂区生产陷入停顿。

15时30分,吉林省国资委工作组经过与省级领导请示沟通,决定暂缓执行与建龙集团的合作。中共通钢集团党委书记崔杰乘坐警车前来,向聚集在焦化厂的抗议人群宣告通钢暂缓执行与建龙集团合作的通知。崔杰刚读完通告,抗议人群中纷纷向他投去了砖头瓦块和矿泉水瓶。

16时38分左右,愤怒的工人撞开焦化厂旧办公楼二楼办公室房间的防盗门,搜出陈国君,实施第二次殴打。现场的防暴警察在接到命令后,多次试图冲过人群救人未果,被群众用砖头和钢块击退。数度被殴打的陈国君被人从二楼楼梯上踹下来。倒在一楼门口的陈国君此时仰面躺倒在地不能动弹,口里喘着粗气,不能说话,看样子已经伤势非常严重。接着一批批工人就像瞻仰遗容似地到那儿看,不解气的就再踢一脚,吐口唾沫。武警官兵继续要求把陈国君抬出来,遭到工人们的拒绝。

在被殴打期间,陈国君留下了他的最后一句话“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还想活。”

但是工人们回应道:

你要活,我们就得死!!!

另一位目击者则称,在5点左右他看到了躺在一楼走廊入门处的陈国君,大家排队过来看,还有人向躺在地下重伤的陈国君吐口水说,“你一天赚的比我一年赚的还多。”这位目击者还称,当时陈气息尚存,肚子一起一伏的。他听说,之前陈在走廊里大喊救命,喊了很长时间,可没人理,这时2号门那边有很多警察,但就是进不来。现场防暴警察多次试图冲过聚众人群,强行救人未果。

17时15分,吉林省国资委主任李来华在遭到聚集人群石块攻击的情况下,向聚集人群,宣布终止建龙集团重组并控股通钢集团的决定。

18时10分,陈国君被打现场传出消息,他已经生命垂危。

18时30分许,纪宜刚驾驶摩托车来到出事现场,捡起水泥砖块,对倒在地上的陈国君的头部击打数下,导致陈颅脑损伤,形成脑疝死亡。判决书称,纪宜刚的犯罪动机是,其弟在工伤死亡后,他对通钢给付的赔偿额不满。在听到建龙控股通钢会让部分职工下岗的传言后,产生泄愤之念。最终判处无期徒刑。其是整个事件中唯一的被告人。

19时,现场聚集人数已达万人,7个高炉已经全部停产,厂区五个门已被封堵。建龙集团人员收到陈国君电话求助,称已经被殴打,请求尽快营救。

19时56分,吉林省国资委《关于终止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的通知》的正式文件印刷后向人群发放,但医务人员仍然无法接近陈国君进行抢救。

22点左右,各厂和车间开始复工,大约只两个小时,八个高炉全部恢复生产,厂区内鞭炮声震天。

23时,白山市警察抢起陈国君的尸体,迅速从2号门撤退。陈国君被送至通化市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晚间电视台发布公告称:“根据广大职工愿望,经省政府研究决定,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希望广大职工保持克制,维护企业正常生产秩序,尽快撤离。”至夜,通钢恢复生产,鞭炮齐鸣。

7月25日早上6点,陈国君的遗体被运送回河北老家。

7月26日,通钢的钢产量创单日记录。7月份超额完成盈利目标达到了一亿元。

后续

2009年8月5日,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被免职,同时崔杰被任命为通钢集团党委书记,通化原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巩爱平出任通钢董事长。

2010年4月15日,原通钢总经理陈国君遇害案的被告人,通钢第二炼钢厂工人纪宜刚作为本案唯一被告人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经三次减刑减至有期徒刑16年。

建龙集团已经在清东陵为陈国君选了墓地。在那里,一块一平米的墓位,售价已经到了11万元。

2010年7月16日,首钢宣布以25亿元现金获得通钢77.59%的股权,从而控股通钢。

2017年8月4日,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王珉受贿、贪污、玩忽职守案,对被告人王珉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9年11月05日,首钢通钢公司正式进入司法重整程序。

2020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公布,53岁的张志祥以157.5亿元的财富位列第241位。建龙集团最近几年收购重组了大批东北和西北老牌钢铁集团。



外部链接


维基娘
提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