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你可以使用本站的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批林批孔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习总书记.jpg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继续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继续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批林批孔是一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大型政治运动,目的要借题发挥,打倒时任总理周恩来,意欲“批周公”,打倒我们的“大管家”。

起因

在“九·一三”事件之后,查抄了北京毛家湾林家住宅,发觉那里挂着林彪、叶群所书孔孟格言,诸如“克己复礼”、“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等。这样,在批判林彪时,便称他是“孔孟信徒”,林也有一本会客的“签到薄”,上面也是一些迎合他的“儒家”式的赞词。
1973年7月4日,毛泽东召见张,王。毛泽东指出:“尊孔反法,国民党也是一样啊!林彪也是啊!”9月,毛泽东在会见外宾时说:“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
他由此谈起了读书: “所以我正式劝同志们读一点书,免得受知识分子的骗。什么郭老、范老、任继愈、杨柳桥之类的争论。郭老又说孔子是奴隶主义的圣人。郭老在《十批判书》里头自称是人本主义,即人民本位主义。孔夫子也是人本主义,跟他一样。郭老不仅是尊孔,而且还反法。国民党也是一样啊!林彪也是啊!我赞成郭老的历史分期,奴隶制以春秋战国为界。但是不能大骂秦始皇。”
张春桥、王洪文非常仔细地听了毛泽东的这一段话,因为这段话不光是批评了郭沫若,而且把“尊孔反法”跟林彪以至国民党联系在一起。 毛泽东说起了秦始皇,又对江青说:“历代政治家有成就的,在封建社会前期有建树,都是法家。这些人都主张法治,犯了法就杀头,主张厚今薄古。儒家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都是主张厚古薄今的。”
最后是由外交部谈起,说回外交部。“结论是四句话: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将来搞修正主义,莫说我事先没讲。”
那时的外交工作,由周恩来直接领导。毛泽东的话,隐含着对周恩来的批评。 张春桥、王洪文把毛泽东一席言转告江青,江青如获至宝,凭借毛泽东的力量和威信,向来是她的“法宝”。既然毛泽东批评周恩来、郭沫若,批孔尊法,这正是她可以借来“做文章”的好机会。她嘱令手下的“写作组”抓紧“做文章”。
8月5日,江青见到了毛泽东,又提及了郭沫若。毛泽东给她念了自己写的

《读〈封建论〉,呈郭老》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虽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毛泽东说,郭老的《十批判书》要批判。他又念了自己的另一首诗:

郭老从柳退,不及柳宗元。
名曰共产党,崇拜孔二贤。

主席的指示自然成为批孔的“圣训”,广东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杨荣国抢了“头功”。8月7日,《人民日报》醒目地刊载他的长文《孔子——顽固地维护奴隶制的思想家》。 翌日,江青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要把毛泽东评述中国历史上儒法斗争的谈话内容,写入中共十大政治报告之中。周恩来以“要理解消化一段时间”为理由,委婉地拒绝了,认为不必写入政治报告。
9月23日,毛泽东在会见埃及副总统沙菲时,又说起了秦始皇: “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

毛泽东的这一段话,又成了江青“做文章”的好题目。

“四御”

“做文章”的行家里手 张春桥、姚文元是江青手下的两位“大秀才”,掌握着舆论大权。 由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直接控制,有四个庞大的御用“写作组”(又称“大批判组”)。 一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以笔名“梁效”(“两校”的谐音)闻名全国,一时间有“小报看大报,大报看梁效”之传言,足见“梁效”的威风。
“梁效”是在1973年10月成立的,最初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批林批孔研究小组”,由当时两校的军宣队负责人迟群、谢静宜主持。他们占领了北京大学朗润园一座幽雅的小楼,组员多达三十余人。这些“秀才”们根据来自钓鱼台的指令,炮制了二百多篇文章,内中有三十多篇重点文章,成了当时的“学习文件”。他们的文章,连篇累牍在《红旗》杂志、《人民日报》发表,拥有“权威性”。除了常用的笔名“梁效”之外,还用过笔名柏青、高路、景华、安杰、秦怀文、郭平、施均、金戈、万山红、祝小章、梁小章等。
二是中共上海市委写作班子,以笔名“罗思鼎”著称(取义于雷锋名言“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罗思鼎”为“螺丝钉”的谐音),成立于1971年7月,直属张春桥、姚文元。除了常用罗思鼎笔名外,还用石仑、康立、翟青、齐永红、石一歌、史锋、史尚辉、曹思峰、梁凌益、戚承楼、靳戈、方岩梁等笔名。
三是中共中央党校写作组,笔名“唐晓文”(“党校文”的谐音),成立于1973年9月。
四是文化部写作组,笔名“初澜”,取义于“青出于蓝”,“青”即江青,“蓝”乃蓝苹,“初澜”即“出蓝”之谐音。

一时间,“大批判”的文章整版整版冒出,
9月4日,“梁效”的《儒家和儒家的反动思想》在《北京日报》发表;
9月15日,“石仑”的《论尊儒反法》发表于上海《学习与批判》创刊号上,《红旗》第十期予以全文转载; 9月27日,“唐晓文”的《孔子是“全民教育家”吗?》发表于《人民日报》;
紧接着,《“焚书坑儒”辩》、《秦王朝建立过程中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兼论儒法论争的社会基础》、《右倾机会主义和孔子思想》、《资产阶级和儒法斗争》等等大量涌现。 江青的“重点工程”,是指令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汇编了《林彪与孔孟之道》。 1974年1月12日,王洪文、江青致函毛泽东,附上《林彪与孔孟之道》,建议以中共中央名义转发全党,以在全国掀起“批林批孔”运动。 毛泽东批示:“同意转发”。

展开

于是,1974年1月18日,中共中央转发了《林彪与孔孟之道》等材料,并发出了《通知》,这个运动展开了。 《通知》说:“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他和历代行将灭亡的反动派一样,尊孔反法,攻击秦始皇,把孔孟之道作为阴谋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思想武器。”毛泽东批准以中央一号文件转发了这份材料,并加按语指出,这个材料对于继续深入批判林彪路线的极右实质,对于继续开展对尊孔反法思想的批判,对于加强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会有很大帮助。 中央一号文件下发后,江青借题发挥,另提一套,以个人名义给许多单位送去“批林批孔”材料,大谈所谓“反复辟”问题,鼓吹“修正主义仍然是当前的主要危险”,她还于11月24日、25日先后在中央军委机关和驻军部队、中央和国家直属机关“批林批孔”动员大会上讲话。

《林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目录

一、效法孔子“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
二、鼓吹“生而知之”天才论,阴谋篡党夺权
三、宣扬“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恶毒诬蔑劳动人民
四、宣扬“德”、“仁义”、“忠恕”,攻击无产阶级专政
五、贩卖“中庸之道”,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
六、用孔孟反动的处世哲学,结党营私,大搞阴谋诡计
七、鼓吹“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剥削阶级思想,攻击“五·七”道路
八、教子尊孔读经,梦想建立林家世袭王朝。

江青借助于中共中央转发《林彪与孔孟之道》,大力掀起“批林批孔”浪潮。

批走后门

自1970年开始推行工农兵学员推荐制以来,“走后门”问题日渐严重。1972年5月1日,中共中央下发《关于杜绝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中“走后门”现象的通知》,《通知》指出: 当前值得认真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各地招生工作中程度不同地存在着“走后门”现象,有些地区和单位情况比较严重。
据反映,有少数干部,利用职权,违反规定,采取私留名额,内定名单,指名选送,授意录取,甚至用请客送礼、弄虚作假等不正当手段,将自己、亲属和老上级的子女送进高等学校。
1974年1月18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南京大学政治系工农兵学员、干部子弟钟志民拒绝父母“走后门”的安排,要求退学一事。“批走后门”迅速与“批林批孔”联系在一起,上升为“批林批孔批走后门”。
1月30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江青点名指责叶剑英“走后门”,同日叶剑英向毛泽东写信。
2月15日,毛泽东回复叶剑英:“剑英同志:此事甚大,从支部到北京牵涉几百万人。开后门来的也有好人,从前门来的也有坏人。批林批孔,又夹着走后门,有可能冲淡批林批孔。小谢(即谢静宜)、迟群讲话有缺点,不宜向下发。我的意见如此。”2月20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提出“走后门”问题应该放到运动后。

后续

1974年1月24日,江青等人在北京召开在京部队的“批林批孔”动员大会。 翌日,江青等人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召开在京中央直属机关和国家机关“批林批孔”动员大会。八十有二的郭沫若就是在这次大会上被点名,被迫在万目睽睽下站了起来。 当时中国大陆各地的孔庙及相关文物古迹因此遭到了极大的破坏。许多与批林批孔运动相关的书籍出版,导致儒家思想方面的学术发展受到很大阻碍。例如,当时著名学者、中山大学教授王季思由于拒绝批判儒家学说,而被视为“反动学术权威”,遭到残酷迫害。 1974年7月1日,由于运动影响社会生产力,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通知》。这个通知下达以后,各地的批林批孔群众运动基本就偃旗息鼓了。
但在江青等人的操纵下,“批林批孔”进一步发展为“评法批儒”活动,并借机发难,对周恩来在1972年前后恢复“文化大革命”以前某些正确的政策措施、安排一批老干部重新工作、整顿和发展经济等做法,进行影射攻击。这场运动在全国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造成严重混乱。刚刚趋向稳定的政治形势又遭到破坏,许多地区和部门出现新的动乱,生产大幅度下降,全国经济严重滑坡。毛泽东先是支持“批林批孔”运动,当他发现江青等人借机搞乱全国的图谋后,便果断加以制止,并对他们作了严厉批评。1975年初,报刊上虽然还提继续“批林批孔”运动,但已不摆在突出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