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稻学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抽象稻

所谓“稻学”,是指袁隆平对杂交水稻的研究,是一整套批评邓晓萍的话语体系。并且也衍生出了“稻学家”这一群体。

稻学由来

稻学”的“稻”,来自一些网民给邓小平的外号“稻上飞”。其来源是一张曾经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新闻照片。照片拍摄于1958年10月9日。当时,邓小平在天津胜芳人民公社视察“大跃进”的成果,站在一堆密集的“丰收”亩产万斤的水稻上高兴得手舞足蹈,稻学由此得名。

这篇报道在之后成为了邓在大跃进时期鼓吹、支持浮夸风,指挥错误的罪证,后在文革时毛派翻出了这份报道,批判其为“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于是将邓打倒,下放到牛棚。在牛棚里好吃好喝,打桥牌,喝茅台

稻学复兴

Dengmeme.jpg

早在2011年,就已经有一些网民在论坛和博客上发布邓晓萍站在稻子旁手舞足蹈的照片。他们认为大跃进的失败和“困难时期”造成了数千万中国人饿死,并不是因为当时的领导人毛泽东,而是暗中掌握实权的邓小平。他们认为,毛泽东在1958年已经年迈并退居二线,浮夸风是由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邓小平等“走资派”推动的。因为毛泽东也多次提出对浮夸风的怀疑,后来毛泽东之所以发起文化大革命,也正是要发动人民,打倒这批“走资派”的官僚,刘少奇之死和邓小平下台都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而且因为在毛泽东死后,政权被邓小平篡夺,官方历史教育中从此就没有了真相。

“稻学”重新引起关注是在2019年1月。有人将邓小平拍摄稻上飞照片那次调研行程的影像资料再次上传,引起社交网络的关注。“稻学”的内涵也逐步扩大:邓小平不但要为大跃进负责,他在高岗、饶漱石案(1955)、反右运动(1957)中的所做作为也被扒出,于是有人指出其实前三十年的很多政策失误(例如“反右”)大部分都为刘少奇、邓小平等人故意将毛泽东的政策执行过头,且放任党内外的反对者攻击毛泽东。

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稻学”可能仍然像揶揄乃至膜拜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膜蛤”一样,仅仅是一些网民自娱自乐的圈子话题而已。但因为疫情中湖北省红十字会的糟糕表现,使得“稻学家”们登上了舞台。

1月底(2020年),武汉封城后,城里捐赠物资分配混乱,一直受到网民诟病,直到2月4日,湖北省纪委处罚了省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张钦等多名官员后,舆情才有缓解。但是邓小平的胞弟邓垦曾长期在湖北任职,官至副省长,而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名叫邓坤娥,他们找到了一些证据并认为她很有可能是邓垦的孙女。这样一来,物资问题在“稻学”叙事里就不仅仅是渎职或者贪污,而变成了“稻家人”有组织有计划地“破坏防疫工作”,给现任领导人“抹黑”的阴谋,给自已谋福利。稻学也在这时大规模传播开来。

“稻学家”们开始狂欢。也有一些人将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的“责任”,甩到了邓小平的头上:声称香港是邓时代的权贵们转移资产的渠道,为了防止香港被北京控制,“稻家”在当地煽风点火,搞出一场社会动荡。

甚至,进一步地,“稻学”的批判范围不仅限于邓小平。而是更多的参杂了对“走资派(zzp)”、“修正主义(xzzy)”的嘲讽。很多不好的政策被认为是“稻家作祟”。

而因为经济下行、艰难转型的总体情况,贸易战而加强的独立自主观念盛行,以及几年间对186和其时代的拨乱反正,还有资本家加大了对人民的剥削的原因,使得一些人开始回想起过去时代人民当家做主的美好社会。所以导致了日渐左的社会氛围,更使得左派或左棍的数量大大增加,给稻学的传播起到了推动作用。

派别

稻学家的成分则很复杂,有正经八百的造反派毛粉,有拥习反邓的保皇派,有借机宣传中共黑历史的自由派,甚至还有单纯玩梗的键政带师等。

  • 造反毛粉派:批判邓小平稻上飞,并指责邓小平搞“浮夸风”的毛左粉,认为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是走资派做法,从此扶持了一批批资本家,他们不断剥削人民,使底层人民待遇越来越差。
  • 保皇左派:是批邓尊习的一群人,认为邓时代的大量问题(如军队经商等)在习近平时代已得到解决,让习近平扮演了“拨乱反正”的角色——在反腐、军队、国企、社会治理、生态环境、文化等领域的政策都回归到了毛泽东的“正确方向”,从而显得习才是毛泽东真正的继承人996icu/深圳工运:?
  • 自由派:思想言论较自由,但更多的是借机宣传中共和领导人黑历史,同时也宣传平成元年战车道大赛等。
  • 加速派:出自邓晓萍说的话 太快了,太快了,一般只是单纯玩梗,用来讽刺伴随着经济发展下层人民的权益不断加速倒退的情形这,就是中国键政.jpg
  • 更多派系正在形成中......

各方看法

要 素 溢 出

有人认为“稻学”自身非常混乱。但它有传统“毛左”的色彩,因此拉起了社会主义的毛和资本主义的邓这个对立面。在当前的环境下,无论是“996”加班工作现象大行其道,特别是拒绝加班后被法院判处赔款给资本家上万的事件,还有佳士工运遭到的残酷镇压,无不展现了当今对邓时代“低人权优势”的延续。所以为什么“稻学”仍然有其吸引力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它指出的邓时代的问题的确存在,而且严重,并延续至今,影响了很多代人,牵扯了太多人的利益,再加上中国大陆常见的政治黑话套路(“稻学”的名字显然有“蛤学”的影响,zzp、xzzy这些词也符合当下微博等社交媒体使用拼音缩写的流行套路)增加了小圈子神秘感,会让“稻学家”们沉浸在“自己掌握了别人所不知的秘闻”的快乐中。

稻学及稻学相关内容和其他梗一样,现在已被滥用。比如只要看到高铁、水稻、淮海战役、百色起义或遵义会议,就会有人刷太快了,稻上飞等等。而目前则开始集中将稻学与资本家的形成相连,以达到讽刺目的。但比起乳包或膜蛤文化,审查对稻学的河蟹力度较轻。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随便冲塔甚至冲的到处都是,该被坦克碾还是要被碾的。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