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异种奸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Da4f4b5c13a9143851b6de50e0b9cd6d.png
猎奇内容警告!

注意,你正在阅读的页面属于“Ero_Guro”等级,包含身体损伤,破坏,切割等致残或致死内容。可能导致身体不适/精神损害!

猎奇内容警告!

注意,你正在阅读的页面属于“Ero_Guro”等级,包含身体损伤,破坏,切割等致残或致死内容。可能导致身体不适/精神损害!

79953915.png

异种奸是一种跨越物种的性行为,常指凌辱与自己不同的物种。在各大里番本子中常常出现。

简介

由于二次元的各种异世界怪兽的出现使得此类题材异常丰富,又因为展开的舞台常常是虚拟世界,所以这类作品往往都有着丰富的剧情和优秀的界面效果,能让人体验到更棒的视觉盛宴。

剧情实例

堕落的女天使
被木乃伊轮奸

最近在西方森林的某处开始有木乃伊出没的传言...
虽然木乃伊不是沙漠地区独有的魔物,但因为有可能是新的亚种,一只黑色的狐娘-あきこ酱,就在森林深处中搜索着木乃伊的踪迹。

因为主职业是枪手,只要不是大群魔物都可以单独应付,而且身为DPS要找野生队伍也相当困难。
固定队伍中的小幸(某只娇生惯养的白色狐娘)跟さきこ酱最近也没现身,あきこ酱准备完就独自一狐去进行讨伐。

木乃伊的特点就是强烈的恶臭,对天生嗅觉灵敏的狐娘来说这种Debuff可是相当危险,一般种族的话最多只会因为气味而稍微阻碍呼吸,狐娘的话则是更严重外加减弱体力跟回复能力。
对近战型狐娘来说是避之则吉,あきこ酱可以在远处暗炮伤人所以没有这问题。

夜幕下原本已经昏暗的森林变得更加黑暗,极危险的夜行性的魔物也开始活跃。
"这种木乃伊说不定是夜行性的,只要小心一点其他魔物就可以。"

迎面而来的恶臭令没有心理准备的あきこ酱差点吐了出来,气味远比相像中强烈,就好像腐坏的肉类再混合放了几个月的蟋蟀血...出生之后就从来没洗过澡的运动员...100%纯天然无添加恶吐果果汁......
あきこ酱摇头再拍一下脸令自己的狐狸脑袋稍微清醒一点,一边压制着想吐的感觉一边谨慎地搜索。
"为了可以在小幸的面前炫耀稀有掉落物,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臭味愈来愈强烈,她的猎物就在附近。

灵敏的狐狸耳朵开始接收到诡异的脚步声,她很快就见到远处那动作诡异的黑影,木乃伊...
虽然在漆黑的环境下只可以看到它的轮廓,但已经令あきこ酱有点却步。
木乃伊的体型比她想像中大很多,体积是狐娘的几倍,算是人型魔物中相当巨大。

Buff消耗品...灭音器...弹药...准备完成。
木乃伊只有一只,因为恶臭周围也没其他魔物接近。
"等一下到底要怎样搜索掉落物啊...我可不想碰到那么臭的东西......"
あきこ酱进入狙击姿势,准心瞄准在推测是木乃伊心脏所在的左胸,按下扳机。

被灭音了的子弹正中目标,但木乃伊强壮的肌肉令子弹完全不能击穿背部,あきこ酱马上启动子弹内藏有的魔法,令被击中的地方开始冒出火舌。
算没有一发击杀只要火烧起来就是狐娘的胜利...魔物一般都不擅长应付火系攻击...
木乃伊用手把被撃中的地方按住,因为没了空气火舌就这样熄灭了。
冒烟的木乃伊转身望向あきこ酱所在的地方,开始接近她的藏身处。

"可恶!"
あきこ酱爬起来,准备用放风筝的打法来解决这只木乃伊。
木乃伊伸手指向狐娘的,没有什么魔法,攻击,狐娘因为不理解这动作而不知道怎样反应。
"它是想投降吗...唔呜!"
在她放松的那一刻,数条绷带从木乃伊的手射出,缠住狐娘胸部,口也被紧紧的封起来阻止她发出叫声。

坚韧的绷带散发着强烈的恶臭,熏得她快要昏过去了,还好あきこ酱不是术系职业,攻击几乎都不需要咏唱。
无视绷带,她马上射击木乃伊,现在木乃伊身体已经有了准备,还时不时把狐娘拉向自己,令她比之前更难做出决定性的伤害。
"我才不要被这种东西打败..."

あきこ酱身后的草丛传来一阵骚动...是另一只木乃伊...
因为臭味令狐娘的知觉变迟钝了,完全不知道在攻击前早就被发现了。
开始惊慌的あきこ酱尝试挣脱那些绑在她上半身的绷带,可是它们就好像有生命一样,她愈挣扎就收得愈紧。
当她打算用枪把绷带射断时,身后的木乃伊马上射出它的绷带把枪从狐娘的手中扯走...

就这样经过一番无效的挣扎,手脚都被绑起来的狐娘就这样被放在肩上慢慢地带向森林的更深处。
现在每呼吸就会吸入刺鼻的恶臭,あきこ酱的头脑快要思考不了。
突然她想到尾巴还能动,她用尾巴卷住木乃伊的头,希望它会把狐狸丢下来...
可是它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一样继续行走,另一只木乃伊发出嘲笑声,一边在狐娘前指指自己被绷带包紧没五官的头...
"我们狐狸...果然都是笨蛋..."
被打败的狐娘跟木乃伊的气味一起在森林中消失了...

あきこ酱在意识朦朦胧胧的情况下被带到了地下某处的遗迹,如果木乃伊的臭味是从来没洗澡的运动员级别的话,那这地方的就是腐烂的盐腌鲱鱼...

木乃伊们把狐娘的衣服都扯下,她当然有尝试过挣扎,但力气上相差太远...
它们用新的绷带重新把光脱脱的狐娘绑住吊在空中,胸部跟私处都毫无保留地露出来,あきこ酱因为感到羞辱而发出呜咽声根本没人会听到。

正当あきこ酱还在想到底她的下场会怎样时,她感到有东西在碰到她的私处,她摇动着身体想避开这突然的触感,接下来就是一阵激烈的刺痛,因为嘴巴被封起来,只能发出痛苦的闷声。
原来之前遭狐娘毒手的木乃伊趁她不留意时已经跑到后面,把勃起的阴茎从它的绷带中拉出来再猛地插进去。
木乃伊的肉棒跟体型一样非常庞大,因为体型差别狐娘感到私处好像快要被撕裂一样,木乃伊无视她求饶的闷声,用力把阴茎推到最尽。
阴茎的头部紧紧地压住狐娘的子宫口,あきこ酱私处上方的肚子好像肿瘤一样猛凸了起来。
木乃伊的阴茎又脏又臭,上面积满了老泥跟包皮垢...而这么恶心的东西在侵犯着あきこ酱重要的地方。

木乃伊不停用力顶她,好像不满不能容下整根肉棒,每一下都令狐娘感到剧烈的痛楚。
"不要...会...坏掉...快拔出去......"
毫无先兆木乃伊开始猛烈地抽插,阴茎上有不少凸起的伙粒令狐娘更加痛苦,每一下都只抽剩阴茎前端再马上插到子宫口,あきこ酱可以感到她的子宫被阴茎剧烈的推撞而挤压。
"...求求你...不要...那么粗暴...拔...出去..."
あきこ酱清晰的感觉到阴茎上的每一伙伙粒因为抽插而不停磨擦着阴道的内部,身体内的痛楚再加上刺鼻的恶臭令她在昏厥边缘。

过了不知多久,木乃伊终于停下来,阴茎的前端用力顶住子宫口,大量的精液喷到子宫内部令あきこ酱的腹部肿了起来。
"终于...完了..."
木乃伊马上继续抽插,因为精液的关系抽插变得更顺畅了,速度跟力度也是刚才的翻倍。
"不...要...会死...掉...尾巴...会减少..."
每一下抽插都会有不少精液被挤出来,狐娘的私处也因为有了这润滑剂而发出淫荡的抽插声...
狐娘的身体开始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身体...好像开始期待木乃伊每一下动作...
外加痛楚,臭味跟羞耻的夹击下あきこ酱的身体在不情愿下来了这晚第一次高潮...

あきこ酱胸部突如其来的刺激令她回过神来,另一只木乃伊在用它那沾满粘液的舌头舔弄着她的胸部,把发出恶臭的的粘液抹在上面,它也把形状好像交通椎的阴茎拉出来...

而在周围...是更多的木乃伊...它们也在等着轮到它们...

木乃伊好像派对一样的声音夹杂着淫荡的抽插声在地下遗迹的深处回响着...

あきこ酱大概短时间内都无法回家了...

狐娘被玩弄完后当成活祭品处理掉。
きこ酱被木乃伊绑成木乃伊轮奸
木乃伊们的信仰,超巨大的山竹沙虫。

在西方森林外;沙漠下的地底洞穴系统;木乃伊长老们正领着一群木乃伊小孩到极深处;一边讲解山竹沙虫这个身为魔族主要信仰之一的种族。

这里就是魔族的圣域之一;山竹沙虫的主要居住地;一种又仁慈又强大的生物。

当它们长大到可以繁殖时魔族都会冠其为山竹沙虫神;它们的大小可以媲美一座小山;甚至有民谣说古老的一代比木乃伊等魔族们更早就存在于这大陆;魔族的语言也是由它们赐予的;是神圣无比的存在。

相反;这大陆上的另一批同住民;兽娘则是世上邪恶的存在;天生体内就存在邪恶力量。

兽娘会在晚上兽隐拐带幼小的魔族到她们的罪土;强迫她们在看不透的黑暗高墙内做尽各种违反魔族定律的罪行。在魔族日报上不时出现证据确凿的案件;好像某吸血鬼家族把其中一个小孩忘了两年;回去找时结果棺材内只有一条狐毛。

仁慈的山竹沙虫希望守护魔族;又不愿伤害兽娘们的性命;所以决定用包容来改变兽娘们。

为了净化她们的罪孽;它会把自己纯洁幼小的幼卵大量地产进这些邪恶的身体内吸取邪恶力量;再关进肉卵内。纵使不少孵化的幼虫因为承受不了兽娘的邪念马上夭折;但好像木乃伊勇者一样;被命运选中的一条会存活;背负着其他身亡弟兄的志愿站起来对抗邪恶的兽娘。

在离木乃伊群的不远处;他们口中的巨大山竹沙虫神正在产肉卵。

跟一开始产入兽娘的幼卵不同;每一颗肉卵都承载着一位被选中的幼虫;已经开始自我牺牲保卫世界和平;用自己的肉体来包容兽娘;把兽娘的邪恶力量都转化成自己的力量。

但即使是被选中的幼虫;肉体还未够强壮到可以完全压制兽娘邪恶力量;所以幼虫会马上破开肉卵;鑽入岩层内瞑想修行直到羽化为止。好了;小木乃伊们回去后写6万字论文明天交上来。

在木乃伊小孩们的抱怨声渐渐远去时;装着丸吞了あきこ酱的幼虫的肉卵也被产出来了。这条虫早就把肉卵内比它小的同类都一一打死吃掉;还把あきこ酱好像饭后甜点一样留到最后才生吞进去。

幼虫破卵而出;这些幼虫的构造其实很廉价;身体大部份都未完全成熟;都是液体居多。在肉肠子内的あきこ酱不死心地挣扎着;只要挣脱开这肉肠子就几乎等于绝对逃脱了。

可是幼虫马上就令这只的狐娘领悟甚么是咬山竹来砸自己的狐掌。插住她子宫的触手开始粗鲁地搅捣;在倍数的痛苦下很快就失去反抗能力了。而幼虫也开始钻进岩层内。

幼虫的智慧天生过狐;好像已经对付狐娘一辈子一样;知道狐娘比看起来耐屌很多;一边豪不留情继续在あきこ酱的私处猛烈地抽插扭挖;把她体内的魔力一滴也不剩地榨出来;一边收缩脉动肉肠子把狐娘推到尾部。

肉肠子的表面大量好像舌头一样的肉壁磨擦着あきこ酱身体的每一个部份;特别是她那对淫荡的狐狸乳跟因为私处内的触手而暴凸起来的小腹。

沙虫的尾部在进入肛门道前的上方有一个肉袋一样的器官;内部伸出来的小触手缠住被抽插得失去意识的狐娘的手跟颈;防止她被意外排出去。在猛插下体的触手和肉袋的小触手夹攻下;狐娘被整只挤进那狭小湿热的空间。

肉袋内的肉壁好像会独立思考一样;开始伸展来固定狐娘;插着她的触手也跟肉壁溶合起来;把开口完全封起来。

あきこ酱开始恢复意识;可是她的双腿已经被肉壁折起来;双手也被牢牢地埋起来;而狐尾也只剩半条外露。肉袋长出来的特别触手精准地打击她的乳头;咬着之后马上开始吸吮起狐狸乳汁来。あきこ酱扭动她那对肉包尝试把触手甩开;在成功地把其中一条地甩开马上又被接回去而且咬得更用力。

这时あきこ酱应该担心的不是乳头上的触手;而是死死地插着她下体的触手。虽然触手已经停止了抽插;可是卡入了子宫那端已经涨大到在她肚子凸出一个哈密瓜大小的肿瘤;其他的部份也愈来愈粗;甚至比之前木乃伊们的阴茎更粗。狐娘下意识地扭动腰部挣扎;可是才动了一下就被那硬到跟橡胶一样的触手用力压住;肚子内的产生痛楚几乎用令她减少一条狐尾;幼虫是绝对不会让它的兽娘有一丝机会逃脱。

あきこ酱颈子上的小触手突然勒紧;而另一条粗大的触手趁机塞进她那因为反应下张开的嘴巴;插进去的部份开始猛烈地扭动;用力地把其余的都挤进去。

她记得之前也被这条触手塞过;当时还勉强可以舒服地含住;可是这条触手现在已经长大变粗了不少;完全占领了狐狸的食道;外面的部份则把她的嘴巴跟鼻子都盖住;以便控制狐娘的呼吸。

幼虫担心あきこ酱会肚饿;慷慨地把謍养满点;浓缩的虫汁灌满她的胃部;突如其来发臭的美食令狐娘痛苦地抽搐。


插进她子宫的触手已经涨大到开始顶住她的胸部了;另一条触手毫无预警地刺进了あきこ酱的屁股;被肉壁包裹得愈来愈紧的她除了发出谁也听不到的闷声外;完全反抗不了;任由触手处理她的屁股。

虽然魔力一直在被榨取;她开始感觉到身体内有愈来愈多魔力储量;在子宫内的巨大肿瘤开始脉动起来;把她一小部份的魔力开始传送到幼虫身体每一处时她马上就明白了;这肿瘤就好像魔力的心脏跟储存脏器一样。不像猪笼草等进化出隔绝一定魔力的表面;沙虫在她子宫内长出用来存放她自己魔力的储存脏器;令救援队只可以探测到体外积聚魔力的感应器没法找到她。

あきこ酱这时连已经最轻微挣扎也不可能了;魔力心脏的脉动也开始变得愈来愈强而有力;肚子被占有的狐娘在每一下强烈的脉动时都会感到无比的痛苦。在あきこ酱的魔力滋润下幼虫也愈来愈喜欢这只狐娘了;很快就开始进入羽化阶段。

在数周后;羽化了的沙虫爬出岩层后马上弯曲起来;检查在尾部内已经被它单方面当成了真心好友的あきこ酱;在确认在甲壳下狐娘痛苦的呻吟声完全不会传出来后;跟周围有更多的沙虫也完成了羽化一起慢慢地爬向洞穴更深处开始它们的新生活。

这些新的成虫接下来会一直到它们长大到能繁殖的山竹沙虫神大小为止;都会一直而增加心脏为主要目标。挑选魔力跟第一个成为魔力心脏的兽娘相似的来成为额外的魔力心脏;简单来说如果第一个心脏是狐娘的话;那就只会袭击狐娘。体内的心脏愈多;沙虫成长得愈大愈快;也愈难被打败。

在远处的木乃伊长老们想到兽娘们永远逃不了痛苦的表情后忍不住窃笑起来…

85976216 p6.jpg
85976216 p7.jpg
85976216 p8.jpg
被史莱姆轮奸
77603932.jpg

虽然长得很像,可是这只并不是经常跟小幸粘在一起的那只绿色狐狸。
跟那只绿色狐狸不同,这只可是货真价实,下面没有棒棒的的狐娘。
她们虽然是同族可是家境贫困,万圣节时家中的老狐狸们就会表示因为万圣节可以要到零食来当饭吃的理由,而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不准备食物。
因为很少有狐娘来森林要糖果,狐娘提着的糖果篮很快就装满各种来自林中居民的零食。

忙着鲸吞零食的狐娘没注意身后远处传来物件拖行的声音,在声音愈来愈近时才察觉,她紧张地回头张望,还是什么也没看到,而声音也停止了。
在她跟这声音的主人玩了一二三稻草人了一会后开始逃跑。
她心想这一定是林中的狩猎型生物,其他狐娘在有装备时都有可能被生擒带走,只穿着这件不知被姐姐们穿过多少次的万圣节装束的她被追到更加逃不了。

肚子都塞满了糖果的狐娘跑起来相当吃力,不用多久就被追上了,抓住她的不是大蜘蛛,兽人或昆虫,而是像史莱姆一样肉色不透明的魔物。
这种罕见的魔物被不少冒险者称之为肉渣,外观是一团肉色不定型的生物,从来没收到被它们袭击的报告,而从主动远离冒险者的行为推定智力方面有一定程度。
除此之外对这种生物都一无所知,学者们什至因为争议肉渣到底应该归纳为动物还是植物而不时大打出手。

狐娘从后被扑倒,耍来的零食都洒一地了,倒在地上的她想这恶心热呼呼的肉块推开时手脚都被吞进去吸住了。
她大声呼叫可是肉渣看准了时机把自己一部份塞进去她口内,渐渐地向她的胃伸延。
肉渣把挣扎着的狐娘拖到路边,她的衣服被肉渣用惊狐的速度溶化了。
狐娘因为胃部被入侵而流泪痛苦的挣扎着,可是手脚都被肉渣紧紧地吸着令她完全没法挣脱。

肉渣开始变形伸展到好像碗形屏风一样,从肉渣中也冒出了大小不同的眼球,这些肮脏的眼球目不转晴地盯着狐娘徒劳无功地挣扎。
肉渣的内部开始软化成粘液一样流在狐娘光脱脱的身体上,而流下来的部份也慢慢的伸展,她尝试摇动身体把它们甩开,可是一但粘上了就完全拿不下来。

就在她打算放弃时她听到了有人声,看来也有其他人在打林中居民的糖果主意。
她用尽力气挣扎并发出闷声,希望会被发现。
肉壁把开口背向小路,令经过的人只看到肉渣粘满枯叶,隐藏度高的背面。

"妳看,地上有糖果!" 其中一人表现了她洒在地上的糖果。
"免费糖!" 另一人兴奋地开始把原本属于狐娘的糖果一一捡起,据为己有。
"可是这应该是别人掉的吧? 拿了不太好吧?"
"地上捡地宝,问天问地问狐拿不到。"

就在十多米外的狐娘拼命的挣扎求救,可是那弱小的嗯嗯声在森林各种的声音下完全被遮盖了,而她怎样挣扎也动不了肉渣惊人的重量。

"装满了,回去吧。"
"嗯,今年这样就够了。"

狐娘在人声渐远下感到绝望,就在狐狸放弃挣扎时,肉渣变形出一条凹凸不平的触手,用力地拍打狐娘的下体。
肉渣好像想狐娘预先看一下触手可以插进多深,整条贴在狐娘的肚子上磨擦,把上面的粘液都沾在肚子上。
狐娘被那种大小吓到狐尾全都翘起来,她马上就后悔了。肉渣有预谋一样马上把全部尾巴一网打尽。
虽然知道是白费力气,可是狐娘还是自然反然地挣扎起来。

入侵了胃部的肉渣开始把她刚吃下的零食一点一点地吸走,在食道向上移动的凸位令狐娘想吐出来,可是食道完全被塞住了根本吐不出来。
粘上来的肉渣玩弄着狐娘的小笼包,开始从乳头入侵。

肉渣好像在逗她一样,每当她停止挣扎时就开始包裹更多位置。
渐渐地整个头都被包起来,肉渣在她快窒息时才开个小洞给她呼吸一下,之后马上再合起来。
胃中的零食已经全都被抽走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稠,混着媚药的粘液。
狐娘的身体开始变得古怪,在大量的眼球注射下开始不争气的感到舒服。
而下体的触手也在蠢蠢欲动了,在小穴外开始用力顶撞...

狐娘整个身子被包裹起来后,触手变幼了再猛地插进去,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令她好像触电一样身体不受控制的打震。
触手插进去后马上开始变大,很快就变跟插进去之前一样大小,狐娘的小穴被完全地填满了,凸起的长条形在被包住的狐娘的肚子上清晰可见。
被包裹的狐娘吊在肉渣内部的肉壁上,淫荡的闷声在触手跟随每一下抽插在肉渣内回响,在眼球的注视下羞耻的不知道去了多少次。

肉渣带着它新的收藏品爬回巢穴了,肉渣把包有狐娘的部份分裂出来,这个分身马上拖着被抽插着的狐娘住巢穴深处固定起来...
它们的巢穴中早已有无数被独立包起来的女性,每一个固定住收藏品的都可以说是它的分身,也可以是本体。

每一个收藏品都不停被抽插玩弄着提供快感,代价就是被揸取魔力跟体液...
从来都没有被它们袭击的报告是因为还没有人成功逃走过...或者是,没有被攻击者想离开...
而当有危险接近巢穴时,入口都会被隐藏起来或带着收藏品钻进土中倾巢而逃。

被大蜘蛛轮奸

"嗯...?"
"这里...是什么地方...?"
在森林深处, 高入云雾的树冠内, Verdi酱渐渐回复意识。
她的手脚完全使不出力, 虽然身体内残留着轻微的麻痹感, 可下体却清晰的传来强烈的挤压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Verdi酱的眼睛适应漆黑的环境后, 差点被她看到的景色吓到再一次失去意识。
全身的衣服除了她的丝袜裤外都不见了, 双手双脚被折起来用白色的物质绑住, 眼也只有一只没被完全粘住。
双腿中间有一个好像巨型珠串的东西, 从丝袜裤的破洞死死地插住她的私处...
/啵啫!
"恶嗯---!"
插住她私处的东西突然的跳动了一下, Verdi酱私处的挤压感马上转为强烈的痛楚。
她的肚子原本就凸起了异物的形状, 现在更是在顶端多了一个圆圆的肿瘤。
Verdi酱想叫出来, 可是嘴巴被粘得紧紧的。
她自豪的双乳随着剧烈的呼吸而上下跳动, 她开始记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西方森林中, 两只绿毛九尾狐娘姊妹在巨木间追逐。
"Rin...sa酱, 妳想要蜘蛛丝...叫...爸爸买...不就行了吗..."
Verdi酱为了追她那手脚灵活的妹妹, 快要喘不过气来。
"不---要---! 城市的店铺是不会有大木林蜘蛛的金丝!"
"快回...来......姊姊...不准妳...任性..."
"这可是狐狸纺织师的坚持!"
前方的妹妹头也不回, 不管背后为了阻止她, 第一次进入森林的姊姊。
"再不...回来...我就要......告诉...呼...呼...大姊..."

回过气来的Verdi酱环顾四周, 因为她妹妹偏绿的毛色在林中跟保护色一样, 根本不可能找到。
Verdi酱在开始边走边叫喊着她妹妹的名字, 可是她听到的只有昆虫的叫声音。
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树...树...到处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

就在她专心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时, 一只跟晚白柚一样大小的蜘蛛从她上方的树冠静静地下降到她面前。
她被突然出现的蜘蛛吓到, 跳进了另一只榴梿大小的蜘蛛怀中。
很多人误解九尾狐都一定精通法术或武术, 可是偏偏这里就有一只完全什么也不会的。
后方的大蜘蛛尝试用八肢抓住Verdi酱失败, 可是在被推开前已经在她身上喷上了不少蜘蛛丝。
大量的蜘蛛开始从上方降下来支援它们的家属, 由小至柳橙, 到大至菠萝蜜的一一向狐娘进攻, 一有机会就向狐娘粘上蜘蛛丝,蜘蛛丝的黏性会让她无法动弹,从而乖乖就范

虽然不少蜘蛛在Verdi酱的挣扎下被推开了, 可是行动很快就被愈粘愈多的蜘蛛丝所限制。
突然下方传来一阵刺痛, 一只青柠大小的蜘蛛在狐娘不注意时, 用尖牙叮在她的大腿内侧。
她用还没被蜘蛛丝缠住的手把它拍开, 可是已经被注入了不少毒液。

Verdi酱颈子马上又再被叮咬了, 而刚刚注入的毒液也开始生效了。
蜘蛛们一拥而上, 狐娘的四肢很快就被夺去了自由, 紧紧地粘住。
更大型的蜘蛛出现并把未完全包裹的狐娘拖进了树冠, 完全无视她的求救。

在树冠内, 愈来愈多的蜘蛛加入包裹狐娘, 很快她的口跟双眼都被封起来了。
"唔嗯...唔..."
不用一分钟, 她全身每一寸都被蜘蛛丝覆盖了。
开始被毒液麻痹的Verdi酱在茧内无谓地挣扎着。
蜘蛛们当然不会让它们的猎物有机会逃走, 不时叮咬狐娘注入更多毒液, 直到Verdi酱失去知觉时都还在不停包上蜘蛛丝。

而现在, 蜘蛛们想要在她私处内产卵。
"怎么办...要想办法逃走..."
/啵啫!
"嗯---!唔嗯!!!"
又一伙卵强行的挤进了Verdi酱的子宫, 痛感令她快要昏过去了。

这一时另一只蜘蛛走过来抱住她的头, 粗大又腥臭的肉管伸出了来。
"唔!!!咕呜...恶..."
蜘蛛把肉管插进了Verdi酱的嘴巴, 直直入侵了她的喉咙。
大量发霉浓汤一样的液体闯进了她的胃...是营养满分的液化昆虫汁。
"恶嗯...唔!恶!"
蜘蛛抽出肉管后马上用蜘蛛丝把她的嘴巴和剩下的眼封起来, 不给她机会吐出来。
/啵啫!
又一伙卵...

不久, Verdi酱的肚子内已经被产满了蜘蛛卵, 而她也被当成蜘蛛巢建筑的一部分。
蜘蛛用丝线挡住把她的私处, 防止卵被挤出体外, 被挤出子宫的卵都只能卡在阴道不上不下。
她自豪的双乳上也被用蜘蛛丝榨取乳汁, 而她的身体也不争气地准备服务蜘蛛宝宝。
"嗯...嗯......"

狐娘肚子内的卵在魔力的滋润下, 很快由小小圆圆的生长成桔一样大小。
而狐狸旁边的小蜘蛛会在出产的时候, 马上通知大蜘蛛可以再产卵。
确保苗床任何时候都在为蜘蛛们育成新的家属。

出现的ACG作品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如有需要添加的内容,请自行编辑添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勿问为什么没有oo?
如有需要添加的内容,请自行编辑添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勿问为什么没有oo?

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