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你可以使用本站的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反贼娘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大H萌字.png
H萌娘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H萌娘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H萌娘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H萌娘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啊嘞?!
怎么回事
这个角色怎么没有头的样子……
基本资料
姓名 反贼
别号 缓则
萌点 革命批判家
出身地区 天朝
活动范围 现实和网络
个人状态 活跃中
亲属或相关人
粉红娘

反贼娘,是对天朝网络上反对官方建制的人士,以及对此群体自嘲或蔑称的拟人化萌娘。

简介

“反贼”一般而言泛指所有反对天朝官方当前意识形态,或反对当前天朝政府合法性的人士,即“反建制派”,事实上该用语是一个极为广泛的称呼,在此称呼下的群体覆盖了大部分政治光谱。

该用语一般为粉红娘所用以批判反建制人士,同时各派反建制人士也以此作为自嘲,此时多用“缓则”一称。

一般而言反贼娘依政治光谱不同具有泛左与泛右派别之分,详见“群体划分”一节。

群体划分

由于反贼娘群体政治光谱涵盖甚多,因此需要做出划分,以下划分较为粗浅,并不能涵盖所有群体:

  • 泛左
    • 革命左派:多为马列毛主义者、托洛茨基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等极左翼人士,反对现政府,认为需要进行暴力革命
    • 改良左派:多为社会民主主义者,反对现政府,认为需要循序渐进进行社会改良或进行民主化的议会斗争
    • 宅左:除了在网络键政不想进行任何政治活动的左
    • 女权主义、平权主义者等:支持男女平权与LGBTQ平权等进步主义观点的人士,对中国当前在此方面的保守立场不满,往往会被部分人指责为“白左”
    • 苏粉(tankie):认同、支持苏联经济政治制度的人。在各种历史事件都大体支持苏联的行动与政策并为其辩护
    • 社自:社会自由主义者的简称,一般属于中左翼-左翼自由主义者,政治上仍主张典型的代议制民主,文化上和经济上倾向于进步主义和保护劳工权益
  • 泛右
    • 民运:中国民主运动人士,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与21世纪前十年最为活跃,在人权、劳工运动上有积极作用,但近年来已逐渐保守主义化
    • 自由派:该称谓指代不明,一般指中右翼-右翼自由主义者,意识形态和西方宣传的普世价值基本重合,经济上主张自由放任、部分主张提高社会福利,政治上反对中共政权,主张联邦制、多党制和自由民主制。
    • 民国派国粉:又被称为“民宪派”,这群人一般主张推翻中共政权并恢复中华民国在中国大陆的统治及(/或)1947年国民大会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
    • 轮子:指拥护法轮功的人士或者法轮功信徒。
    • 女权纳粹:也就是所谓的“女拳”、“田园女权”,这些人支持女性至上主义,对中国目前各种“压迫”女性的规定不满,是导致“女权主义者”这一群体在中国被污名化的一大重要因素
    • 姨粉极端逆民:这群人有着极端逆向民族主义的特征,认为中国不论任何东西都是极差的,而且主张中国应当分裂为十数个小国家才有可能进步。
    • 民布:即“民族布尔什维克”,这群人有着极端民族主义的特征,主张本国主体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 神友:抽象工作室粉丝的一支,因为贴吧“神奈川冲浪里吧”得名,早期为朴素反建制。后来随着菟友非菟即神的贴标签下,各路反建制只要玩了神梗都可以被打上神友的标签成为了是各式各样不满现状的人的大杂烩。也正因如此,神友内部在意识形态、民族认同、经济及文化政策上分化极大。但玩神梗是肯定的

现状

互联网话语权

在中国大陆互联网,虽然粉红娘与建制派在多数网络平台中占据主要地位,但反贼娘仍然会在微博、Bilibili、豆瓣、知乎等平台进行活动,但由于政府干预、平台自我审查等因素,反贼娘的话语空间经常被打压,时常会遭遇无差别的禁言或封号。总体而言,国内互联网下反贼娘中的泛左群体所受的打压程度比泛右相对较低,但各派别面临的实际打压情况不能一概而论。

在国际互联网,反贼娘的活动范围较为广泛,经常在推特、脸书、YouTube等平台进行活动,一些泛右的反贼娘拥有其自己的主要活动平台,如品葱等(亦有平台原先政治生态位中立,在发展中泛右取得主要话语权的情况,如膜乎),而泛左的反贼娘往往处于去中心化活动的状态,没有其固定的平台。总体而言,国际互联网下反贼娘中的泛右群体声势较泛左为大,部分原因是国内互联网中泛左群体生存危机总体较泛右为小,导致泛右群体更倾向于至国际互联网“抱团取暖”。

实际行动

就公权力的角度而言,无论泛左或泛右反贼娘,对其自身的合法性威胁方面程度基本等同,因此一旦在部分舆情事件中反贼群体的声音较大或有转变为实际行动的趋势时,网络平台会采取自我审查,官方会采取维稳手段。

在21世纪的前十年,人权、劳工问题导致群体性事件频发,泛右群体中的民运派在此期间参与过较多实践活动,如乌坎事件,而官方也一律采取高压维稳态度,“被失踪”等用语自此流传;在2013年以后的七年中,经济文化政治等普遍矛盾均逐渐显现,导致朴素进步思想在民间得到传播,泛左群体在此期间也组织了实际行动,如佳士事件,官方同样采取强力维稳的行为。现今泛左与泛右的实际行动意愿均较为低迷,因为对个体或非正式组织而言承担维稳后果的代价日益增加。

异议

光谱跨越

由于反贼是一个高度概括的概念,就个体而言,一个反贼(反建制派)完全有可能在一定时间内完成泛左/泛右之间的政治光谱跨越,或转变为建制派。

光谱跨越一般与社会环境变化、认知水平变化、切身利益等相关。如近年来矛盾冲突的增多使民间朴素左翼思想开始觉醒,部分泛右群体中的“自由派”反贼在认识到社会环境变化后吸收左翼思想,转变为自由左,典型代表是佳士事件中的学生领袖之一岳昕;又如,部分原先属于泛左群体的反贼由于发觉切身利益的存在(如家庭环境)或理论认知发生改变(如接触到其他意识形态),转变为泛右群体或第三位置群体(如民族布尔什维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