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是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日前在重庆开放日接受记者提问,谈及“打黑”问题时当即就念的一句诗

薄熙来当时总结发言时说,打黑除恶他有思想准备,是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是会有不同观点和看法,而且已经形成黑恶集团的这些人社会联系是很广泛的,是有舆论能力的,我们敢于打黑,也就是说,像古人讲的,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就是要有这种精神。

第一次引用

小册子封面

其实,这不是薄熙来第一次引用这首诗。这番发言引发网民的兴趣和查考。有网民贴图指出,“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是一本1967年7月5日“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编的书的正标题,副标题是“记与刘少奇叛徒集团英勇斗争30年的韩培义同志”。

2010年重庆政法界新春座谈会上,薄熙来就说:

过去的一年,政法战线的同志们在“打黑除恶”斗争中,一身正气,依法办案,心系百姓,勇往直前,“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为民除害,大快人心!这场斗争不仅打击了黑恶势力,清除了腐败分子,也改善了重庆的发展环境,提振了全市人民的精气神。

“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直接出处是:这是一九六六年民间一首祝贺中国氢弹爆炸成功的七言诗。

原文为:

长空又放核红云,怒吼挥拳显巨身。
横眉南天震虎口,寄心北海跃龙门。
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狂魔让寸分。
先烈回眸应笑慰,擎旗已有后来人。

诗的内容是讲一个饱受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自力更生终于研制出氢弹,使帝国主义不能再随便欺负我们。

这里的恶鬼和狂魔均指欺压中国人的势力,谁想欺负中国人就指谁,含义和所指非常明确。

原词作者

很多人以为这是一句毛泽东诗词,其实这是误解。原作者是陈明远。

陈明远,40年代出生于重庆,后随家父到南京、上海念书。1963年毕业于上海科技大学,旋入中国科学院电子研究所(北京)工作,是计算机科学、语言学方面的专家,撰有多种学术著作。

然爱好古典文学,自中学时代起便热衷写旧体诗词,并经名家指点,其作品颇受师生的赞赏,不料后来遭遇奇特的事件,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1966年10月,伴随文革爆发而在全国掀起的“毛泽东诗词热”中,有一本《未发表的毛泽东诗词》广为流传。

陈明远骇然发现,自己所作的十九首诗词,不知何故竟列入其中。陈立即致函周恩来总理说明事实真相,并要求把此信转呈毛泽东。周恩来表示,误传不是政治问题,澄清就行了。

但陈还是被定为“伪造毛主席诗词的反革命份子”,遭到批斗和迫害。1968年国庆节前夕,专案组负责人还扬言要“处决”他。直到1978年11月,陈氏才获平反,蒙冤长达十二年之久。

陈诗之所以误传为毛诗,乃因两者的气势和风格颇为近似。陈明远在中学时代便粗通诗词格律,加上自身的文采才华,其诗作洋溢着雄浑之气,其昂扬的基调,也与当时所宣扬的时代精神相吻合,其思想性和艺术性达到较完美的统一。如《答友人》一诗:

问余何日喜相逢?笑指沙场火正熊。
猪圈岂生千里马,花盆难养万年松。
志存海内跃红日,乐在天涯战恶风。
似水柔情何足恋,堂堂铁打是英雄。

此首七律,颇有气魄,抒革命者的壮志豪情,且明白如话,好懂易记,故此诗为其误传为毛诗的十九首中最为流传的诗篇。

当年大江南北数以千计的红卫兵和造反派组织,皆以“战恶风战斗队”命名,可见此诗影响之巨。

此诗“似水柔情何足恋,堂堂铁打是英雄”之句,乃反用宋朝秦观“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之词意,赋予一种进取的精神和豪壮的气魄,读之使人振奋。

然以陈明远当时的身份地位,若不是误传为毛诗,也不会四海流传,这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一则“诗以人传”的奇谈,一个时代的玩笑。

但在文革中,不论是真毛诗或陈明远的假毛诗,都曾起到了推动诗词复兴的作用。

1988年,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了《劫后诗存——陈明远诗选》,此书由陈明远自己选编审订,共收有诗词二百五十首,分为五缉,第三缉《春海潮》中包括被误传为毛诗的十九首。书后附有郭沫若给陈明远的四十封信和其自传性文章《诗歌——我生命的翅膀》。

2005年10月,“美国华侨文化访问团”到中国。在北京有机会与陈明远会面两次。最感兴趣的,是他在文革中的遭遇和误传假毛诗事件中的一些疑点。据述:

不知由何种渠道,陈明远的诗词传入朱德元帅府中,误为毛泽东未发表的诗词,由朱德(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的秘书打字印出……还有其他一些渠道,流入社会……其实,这些诗词的真伪,只要毛泽东表个态就可以了。听说的确有很多首长当面询问过毛,但毛至死也没有未吐露过半句是或否。至于诗词的署名权和发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