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成都大学毛洪涛自杀事件"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创建页面,内容为“{{新闻动态}}{{Infobox Person|名字=毛洪涛|状态=已故|生卒=1970年11月29日-2020年10月15日|生前职务=成都大学党委书记|评价=伟大的…”)
 
m (添加分类:事件——HotCat)
Line 103: Line 103:
  
 
{{color|red|'''H萌提醒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管遇到任何事,请将自己的生命放到第一位。'''}}
 
{{color|red|'''H萌提醒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管遇到任何事,请将自己的生命放到第一位。'''}}
 +
 +
[[分类:事件]]

Revision as of 18:16, 4 March 2021

Ambox currentevent.svg
本条目和一项新闻动态相关。
H萌娘不是新闻的收集处。请留心记录正确信息,在情报相对明朗之后进行编辑更新
本条目和一项新闻动态相关。
H萌娘不是新闻的收集处。请留心记录正确信息,在情报相对明朗之后进行编辑更新
毛洪涛
Mao Hongtao.jpg
死因投河自杀
信仰共产主义
评价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理想主义者
生前职务成都大学党委书记
生卒1970年11月29日-2020年10月15日
状态已故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

毛洪涛,优秀的共产党员,伟大的共产主义者,理想主义者。2019年起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

事件经过

2020年10月15日清晨5时,毛洪涛走出家门,并在朋友圈留下遗书。当天上午,成都公安接到成都大学的报警,称毛洪涛失联。10月16日早晨6时,毛洪涛的遗体在江安河安闲桥桥下河道内被找到。10月17日,成都大学贴出讣告。10月18日,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11月27日,毛洪涛事件的调查通告发布,引起巨大反响。

毛洪涛遗书原文

毛洪涛遗书全文

从未发过朋友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吧。

人生五十未满,少年勤勉,青年奋进,中年有成,却因职业选择的最终失误走入了绝境。过去八个月乃至一年多,确实是人生最艰难的时段,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每天面对越来越理不清楚的乱麻。

终于确认了,一直坚持原则,在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单位,真行不通,因为他们利益勾连更坚定顽固;虽然独善其身,两袖清风,但身陷污泥浊水,拼尽力气难以改造环境,日渐一日觉得无力无助。还是缺乏艰苦复杂环境的历练,一身书生气,满腔正义情,到了这样的年龄和级别,还天真地简单相信人性的真善美,一年多的成都大学工作,已是头破血流。

一路走来,遇到过小人、伪君子、邪恶的人性,王清远,是极致了。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强力防御着全面从严治党和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的政策要求,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而我是被害最深当然也是斗争最强烈的。一年多来,本人受到的伤害和不公,今生极致。用阴招,泄私愤,拉山头,无底线,表面上是校长与书记的意气之争,背后是深刻的正义与邪恶较量,确实没有想到的,是制度机制建设、治理体系健全如此艰难,甚至无助到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就是王清远所主导建立的成都大学政治生态:

不讲政治,破坏规矩

拉帮结派,排仁异己

管理混乱,隐患丛生

营私舞弊,独断专行

中饱私囊,无视群众利益

短期行为,贻误事业发展

对不起党组织的培养,没有真正历练成钢铁战士,打了败仗!

对不起亲人的关爱,没能担起男子汉责任,自行了断!

对不起真心的朋友同学,感谢你们在任何情况下,无条件的支持理解!

对不起曾经那么和谐团结向上的师生群体,我最终给大家留下的是遗憾和坏榜样.....

确实不得已,真正没有路,人生,我来过了,有悔与恨;今天,做个了断,不再牵挂。

因工作失败而结束,自己,都觉得可笑,但生活、职场,就是如此,残酷,接受了、放下了……

毛洪涛自杀事件的讨论

毛洪涛本人能力出众,履历优秀,在师生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事发时年过半百。这样的一个人以这样的方式离去,遗憾的同时又令人十分愤怒。民众不禁疑惑,他为什么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成都大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的指控在他留下的遗书中清晰可见。事发后,民众一致认为是王清远在校内划地自治,形成门阀,党同伐异,排挤,迫害不跟他们同流合污的毛洪涛,导致毛洪涛党委书记的工作遇到巨大困难。而毛洪涛又是一位坚定高尚的理想主义者,放不下肩上的责任,不会面对黑恶当逃兵,一走了之。最终双拳难敌四手,被王清远集团逼到绝路的毛洪涛选择了自尽。

民众一致认为,这是毛洪涛的死谏

官方调查坟头表彰

成都市联合调查组 关于毛洪涛事件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

2020年10月15日,毛洪涛事件发生后,成都市于10月16日成立由市纪委监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依法依规就毛洪涛同志溺亡及其微信朋友圈所发有关内容等情况开展调查。现将调查情况通报如下。

一、毛洪涛同志发布微信、轻生溺亡和搜寻善后情况

毛洪涛,男,汉族,1970年11月生,河南武陟人,中共党员,2020年10月15日溺水身亡,生前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

2020年10月15日6时06分,毛洪涛同志在微信朋友圈发文。6时28分,成都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男子用异地电话报警称:其在成都的同学毛洪涛通过微信朋友圈发消息称要自杀。接警后,110指挥中心立即指令毛洪涛居住地所属温江区公安分局迅速与其家属取得联系,围绕毛洪涛可能出现的区域及当日凌晨毛洪涛在视频中出现的线索,圈定视频盲区,划定搜寻区域,深入走访群众,勘查关联设施场所,排查相关时段经行车辆及人员。成都市公安局主要负责同志赶赴温江区,组织民辅警、街道综治人员共计300余人,以毛洪涛居住片区为中心,对周边重点区域以及江安河温江段50余公里水域进行拉网式搜寻搜救。10月16日凌晨6时许,在温江区江安河安闲桥桥下河道内发现遗体,通过辨认、照片比对、DNA比对,确认系毛洪涛本人。经公安机关现场勘查、法医检验、轨迹复原和走访调查,判断毛洪涛系溺水死亡,排除刑事案件。

事件发生后,成都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迅速责成市公安局与温江区委区政府组织力量全力以赴搜寻搜救。市委市政府及时召开专题会研究部署,分管市领导会同市委组织部、市委教育工委相关负责同志多次到毛洪涛同志家中看望慰问家属、了解相关情况。搜寻发现并确认毛洪涛同志遗体后,分管市领导会同市级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及时向毛洪涛同志家属通报现场勘查和身份比对结果,对家属表示深切的慰问。市委市政府组成工作专班,在充分尊重毛洪涛同志家属意愿基础上,协商做好善后事宜。10月18日,成都大学组织举行毛洪涛同志遗体告别仪式,毛洪涛同志亲属和生前好友、成都大学师生代表、分管市领导及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治丧结束后,分管市领导和成都大学领导多次上门看望慰问毛洪涛同志家属,根据有关规定全面落实各项抚恤政策。

鉴于调查中毛洪涛同志家属、同事和学生反映毛洪涛同志生前身心健康存在异常状况,成都市成立由省市精神卫生机构专家组成的医学专家组,通过溯源毛洪涛同志生前工作、生活和就医用药情况,对其健康状态进行专业医学评估,并组织现场勘查民警、侦查民警、法医及心理咨询专家进行了会商研判,对毛洪涛生前身体状况、心理特点、性格特质、行为表现进行综合分析认为,毛洪涛同志长期以来工作上自我要求高、压力大,出现明显身心疲惫状态,其社会角色、自我预期与心理感受落差较大,缺乏专业医疗帮助和有效疏解,在较长时间内其焦虑情绪日益加重,在认知上逐渐形成一种思维定势,并采取极端行为。

二、关于对毛洪涛同志微信朋友圈所发有关内容的调查核实情况

成都市联合调查组于10月16日进驻成都大学,坚持以事实为依据,遵循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原则,针对毛洪涛同志微信朋友圈所发有关内容,逐一调查核实。联合调查组调取了成都市委第四巡察组2019年6月至7月期间对成都大学党委巡察的报告,市纪委监委日常监督检查、市委组织部干部日常考察等相关材料;查阅了成都大学党委常委会记录纪要43份,校长办公会记录纪要54份,有关文件制度和通知75份等共计172份;与成都大学前三任党委书记和现任领导班子成员、中层干部、教职工代表开展了个别谈话,向毛洪涛同志的亲属及生前好友、学生,以及成都市内的多所高校和相关部门的干部职工了解情况,共计316人次。经反复核查,毛洪涛同志微信朋友圈所发内容缺乏事实根据,与调查谈话中成都大学领导班子及师生反映情况和实际感受出入较大。

(一)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2013年12月成都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职位空缺后,成都市商请省级有关部门和在蓉高校推荐了包括王清远同志在内的4名人选,经认真比选研究,2014年5月决定选拔王清远同志担任成都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王清远同志到任后,在毛洪涛同志之前先后与三任党委书记共事。第一任因担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近10年而交流任职,第二任因已到任职年限后按规定免职,第三任因工作需要结合干部个人意愿组织安排交流,三任党委书记职务变动均系正常的干部调整。在三任党委书记任职期间,组织上未收到过党委书记被王清远同志“挤压”的反映,在这次调查谈话中也未收到有关情况反映。第三任党委书记离任后,成都市商请省级有关部门推荐了包括时任眉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毛洪涛同志在内的9名人选,经认真比选研究,决定选任毛洪涛同志为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同志到任初期,因专业背景、工作经历、性格特质、思路方法与王清远同志有差异,在具体工作上存在过分歧。2019年9月,毛洪涛同志向市委组织部作了反映,市委组织部主要负责同志在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后对毛洪涛、王清远同志进行了谈话提醒。此后,通过工作磨合,两人总体配合较好,班子运行正常。2020年5月12日,毛洪涛同志到市委组织部汇报工作时主动谈到,“近段时间与王清远同志协作配合较好”。

(二)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拉帮结派、排斥异己、独断专行”“建立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用阴招、泄私愤、拉山头、无底线”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在毛洪涛同志担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期间,学校领导班子成员按职数配备9名,除毛洪涛同志外,2名为高校交流,3名为本校成长,3名由市党政机关交流任职。调查反映,近年来学校干部选任均由党委常委会集体决定。市委巡察组2015年6月、2019年6月分别对成都大学选人用人工作开展了专项检查,未发现违纪违规行为。2019年12月,学校召开第七次党代会,毛洪涛同志及其他党委常委班子人选均全票当选,换届工作平稳顺利;2020年上半年学校开展了涉及51人的干部调整,没有不良反映,毛洪涛同志说“这次干部调整,我们两个先沟通了,通过得非常顺利”。毛洪涛同志曾表示,“我和清远认识高度一致”, “清远校长很支持我的工作”。调查谈话中,谈话对象普遍认为王清远同志属于学者型领导干部,性格很直,有什么不同意见,均直截了当、当面表达,有时比较固执,但没有发现王清远同志“独断专行”和“用阴招、泄私愤”的情况,也未发现“拉帮结派”的现象。

(三)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营私舞弊、中饱私囊、无视群众利益”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王清远同志2018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19年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有效候选人、天府杰出科学家,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学校班子成员和中层干部普遍认为,王清远同志不存在“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的问题。毛洪涛同志曾表示,“现在成都大学要引进一名院士很难,王清远如果能够申报院士成功,对学校是件大好事”。经核查,2014年5月王清远同志担任成都大学校长以来至毛洪涛事件发生前,未收到反映王清远同志问题的信访举报。2019年9月成都市审计局对王清远同志的经济责任审计中,未发现王清远同志在公共资金、国有资产和国有资源管理分配使用中存在违反廉洁从政规定的问题。2019年6月至7月,市委第四巡察组对成都大学巡察期间,未发现王清远同志存在违纪违法行为,也未收到反映王清远同志的信访举报和问题线索。10月15日毛洪涛事件发生后,收到了反映王清远同志的4件信访件,其中3件带有人身攻击或个人诉求,另1件属主观臆测,经认真调查核实,未发现王清远同志存在违纪违法行为。

(四)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学校“管理混乱、隐患丛生”“短期行为,贻误事业发展”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成都大学自2006年以来,先后划转并入了成都教育学院、成都卫生学校、成都幼儿师范学校、成都铁路中心医院、铁道第二勘察设计院医院、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经历多次合并,客观上给学校的班子建设、文化融合、学科整合、制度建设带来了难度。近年来,四川省、成都市高度重视成都大学发展,从部省高校选拔优秀干部人才充实学校班子和学科团队,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学校管理制度和运行机制。调查中,谈话对象普遍认为,在学校党委坚强领导下,学校党的建设、学科建设、教学管理、教育质量都上了新的台阶。2016年,学校首次进入国际自然指数榜单,2017年学校成功获批博士学位授权立项建设单位,2018年学校成功由成都学院更名为成都大学。2014年至2020年,硕士学位授权点从1个一级学科增加到9个一级学科和类别,研究生招生专业从6个增加到24个,承担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及重大专项14项。学校“软科中国大学”排名从2017年445位上升为2020年266位,国际自然指数榜单全国高校排名从2016年363位上升至2020年166位。2019年,在毛洪涛同志主持下,学校党委组织编制了《成都大学建设特色鲜明、国内一流的应用型城市大学战略规划纲要(2020-2025)》。2019年12月,学校第七次党代会确定了“六个一流”建设目标、七大建设工程和六大重点改革任务,作为全校未来五年工作的蓝图。学校师生普遍反映,近年来学校建设管理日益规范,发展目标更加清晰,在学校管理和发展中虽然有需要完善的地方,但不存在毛洪涛同志所指的严重问题。

(五)关于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王清远同志“不讲政治、破坏规矩”“强力防御全面从严治党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政策要求”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2016年1月成都大学党委制发《关于坚持和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的实施细则》,对党委和行政权责、规范运行机制作出规定。实施细则印发以来,学校共召开104次党委常委会,研究决定重要干部任免、重大发展规划、重大资金使用、重大项目安排等内容。调查谈话中,前三任党委书记均表示,党委作出决策以后,校长抓落实、抓执行还是比较到位的,没有打折扣、搞变通、不落实的情况。毛洪涛同志任学校党委书记后,主持召开了39次党委常委会,重点研究了制度建设、学校改革、干部人事、人才队伍、基层党建等方面事项。2020年4月,成都大学党委常委会再次修改并审议通过了党委全委会、常委会和校长办公会议事规则以及“三重一大”制度实施办法,建立党委书记和校长经常性沟通制度等系列制度规范。学校重大事项按程序规定上会审议,集体决定重大事项前,党委书记、校长和有关领导班子成员进行了酝酿和沟通。毛洪涛同志在2020年7月召开的学校中期总结会上公开表示,“我们认真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各项要求”“我和校长建立了正式密切的沟通制度”。2020年9月,毛洪涛同志向来校调研的上级领导主动介绍,“学校党委在学校工作中把方向、管大局、作决策、保落实,对学校工作进行全面领导”。调查谈话中,学校班子成员也普遍谈到,王清远同志带领学校行政班子组织实施党委有关决议,学校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总体正常,毛洪涛同志反映的“不讲政治、破坏规矩”的问题缺乏事实依据。

三、有关工作建议

毛洪涛同志担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期间,对事业充满理想和执着,工作有激情有干劲,勤勉敬业,为成都大学建设发展作出了积极努力和贡献。他的离世,对家庭、学校和组织来说都是不幸和损失,我们感到十分痛惜。经认真核查,尽管毛洪涛同志微信反映的问题与事实不符,但在调查中也发现成都大学还存在学校管理制度机制不够完善、学科建设发展不够均衡、教职员工反映的问题解决不够及时等问题。成都大学要担当担责,认真整改落实。各级各部门要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加强干部职工的日常教育管理,全面及时了解思想动态、愿望诉求,特别是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和经济社会发展任务繁重、多重压力叠加的情况下,进一步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关心爱护干部职工身心健康,加强心理情绪疏导疏解,积极引导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困难问题和诉求,着力营造严管厚爱、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

成都市联合调查组

2020年11月27日

此番通报一经发布便引起轩然大波。民众认为,此通报并未对毛洪涛自杀事件的核心矛盾做出调查,没有找出问题原因,无法和事实形成逻辑自洽,无法令人信服

更离谱的是,这篇通报的目的是调查毛洪涛自杀,但通报中花费了大量笔墨叙述成都大学所取得的成绩,极尽夸耀包括王清远在内的现任领导班子,有民众觉得这是杀人凶手在死者的坟头开自己的表彰大会。

对于毛洪涛在遗书中所指出的诸多问题,此通报的回应统统是“经我们调查没这码事”。民众十分怀疑,一个有地位有能力的人,他以死揭发的人,竟然会一点问题都没有?有网友认为,从这点可以看出王清远手眼通天,权势极大,这篇调查通报在王清远手里变成了“我调查我自己”。

在通报中,官方将毛洪涛的死定性为“心理疲惫,焦虑加重,认知出现偏差,采取极端行为”。

后续

调查通报发布后,此事件风波渐息。争议最大的王清远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有网友认为,王清远在校内大肆拉邦结党,形成了针扎不进,水泼不进的利益集团。组织上按程序调查确实无法查出问题,所以官方对此次事件的处理符合程序正义。在现有制度下,这是目前最合适的结果。

经此事,王清远断送了自己的政治生涯,毛洪涛失去了生命,民众认识到了在组织中存在着毒虫。

H萌提醒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管遇到任何事,请将自己的生命放到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