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国术少女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大H萌字.png
H萌娘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H萌娘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H萌娘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H萌娘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作者在qq群中袒露如此更新的原因(网传)

天才国术少女》是粉嫩的竹子连载在起点中文网上的学园都市-幻想乡综漫小说。本来平平无奇,然而在断更许久后突然更新毛主席复活(左人梦想)的情节,荣登“敏感作品”之位。继马亲王开创了陨石遁这一遁术之后出现的全新的遁术流派——三次元高能自杀遁!不过在作死更新(2018-01-29)的八个月后(2018-9-29)作者在龙空论坛依然有活动记录

后三章原文

(笔者注:原文的一些敏感词都使用的代称规避,但考虑到读者的阅读体验,这里把笔者所知的代称都换成了原名,可能不全,欢迎补充。想看原版的可以去外部链接。)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从萨特到马克思

   搞事搞事搞事。
   现在少女满脑子都是无法抑制的搞事冲动,已经完全容不下其他。
   让你们天天搞老娘的事,今天我就要掀桌子呀!去尼玛的逻辑、天道、社会、纲常,吃我大洪水淹没世界,另立一个地水火风。
   所以世界就毁灭了。
   到无限深的虚空为止,一眼望不到头的边际——干脆地毁掉了。三千世界并一切有情众生,彻彻底底地消失了,连同一切能想象和不能想象的东西都干净地在一切层次上被抹杀了,从不曾存在过,空荡荡的寒冷寂静。
   比呼吸还要简单方便。
   让人怀疑自己曾经的纠结是不是一场玩笑,一个不美好的梦,醉酒偶尔看见的一个影子,生病发烧时昏昏沉沉的幻觉。
   “人生原来是这样空虚的东西。”
   少女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什么表情。她不能不感到痛快——假使这时候后悔,自己就失去了思想上的存身之地,就好像对不起自己毁灭的世界。那是自己一直依赖的地方,一直追寻的幻影。人需要一个家来放置自己的心灵。无论是最卑鄙、浅薄、庸俗的恶徒,还是最善良、高尚、伟大的圣徒;无论他们存在于世界的哪个角落,躺在臭水沟里还是水晶棺里,人总是要有个寄托。他们躺卧的时候还要仰面,想要看到天际的星星。这种冥冥之中的动力好像不知疲倦的猛兽在追逐着人类,使人类从历史的深处一路狂奔而来;理想出现的时候伴随的常常是鞭子,而不是面包。上班族为了更高的待遇和生活像狗一样劳作着,自认为是在奋斗;士兵们出让了自由、进行非人的残酷训练,期待的也无非是一个更好的社会,或是能活得更舒服的自己。理想迟迟不来,苦死了等的人;有这“理想降临”的期望,生活就有希望。理想就是一个美的幻影,一个乌托之邦。除此之外,人是没有任何可能去依赖什么的。
   自己总是想去掌握,想去把握一些东西。总是落空。人就是这样,好像事事不能如意,人生的挫败数不胜数;这种挫败是不是必然的?现在毁灭了世界,世界已经被自己掌握了,又如何?只有深深的空虚。理想是有保质期的,过时不候——实现了又怎么样?已经实现的理想,碰触到的幻影就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就像吃下肚的面包,转化成血液的酒精,呼吸的气。但是人总不能停止追求,好像什么人在心脏根植了一个不知疲倦的发条,人像提线木偶一样永不停息地奔跑,一直到人生的终点,发条力竭,倒地身亡才罢休。自己随时能够创造人,能杀掉人。心念一动生灭宇宙,万物的运转都在掌中,那又如何了?自己毁灭了这个世界,这就是自己满足的代价,如果后悔,他们就是白白死掉了。可反过来说,自己一个念头决定了他们的生死——也包括了自己怕见到的一些人——这岂非是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理想?
   这很像中国古代的君王心病。为了活得更自在,需要更大更集中的权力;临到了,称孤道寡,能够掌控天下人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也就失去了和人交往的能力,像《邹忌讽齐王纳谏》隐喻的:掌控什么,就被什么控制;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而人无法停止奔跑和追求,万类霜天竞自由,失去理想就是一条咸鱼——这就构成了绝妙的悖论。人所追求的,正是毁灭人的;一旦人不追求,人也就陷入了自我毁灭。处在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中,如果人和世界展开一场对话,肯定会深深惊异彼此的荒谬。
   少女感到一阵止不住的恶心。好像舌头舔到漂浮在世界表面的油渣,好像掌心握住沾满青苔和碎泥土的鹅卵石,那种滑溜溜的、不洁净的、拖泥带水的情绪前所未有地猛烈袭来。强硬地长出一口气,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般烦闷,没有地方可以诉说。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孤独就再也不是清净的所归之处,而是永无止境的逃避和慢性自杀,是精神的禁闭,是地狱里的无期徒刑,独处像是有千百人在耳边嗡嗡吵闹——
   这实在不好受,自己明白得迟了一点。世界一直这么恶心。哪怕毁掉它,只要自己还在这里,这种精神的重压就没办法改变。
   先让自己生活得舒服一点吧。按自己曾经的梦想,重塑一个世界试试看……
   如果自己的理想能在哪里实现的话,也只有那里了。不如说,那里会有答案。
   一念之间,世界重生了。
   ……
   没有门窗的大楼。
   亚雷斯塔:“?????这什么情况。”
   他身上好像第一次出现了茫然的情绪。
   “出现计划之外的状况了吗。”声音似乎并不惊讶,好像早已预见了那个男人的失败,“这次你还是玩脱了啊,亚雷斯塔。”
   “……”亚雷斯塔沉默着。虽然没有表情,但他的心情算不上太好。
   “本来就是这样。对【他们】没有探索干净的相位动手,会有意料之外的结果也是理所应当吧。我也没有办法。”
   艾华斯声音平淡,亚雷斯塔听在耳中却带有某种嘲笑的意味。
   “混蛋。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我的计划——”
   “会有人收尾的。虽然是你的敌人,但【他们】的力量比你大得多,不用担心你的计划崩溃,呵呵呵呵——你也做不了什么嘛。”
   亚雷斯塔默默不语。
   ……
   他是一个傻瓜。
   他比任何人都接近圣人。
   不同于身上展现【圣痕】的与神相似者。他的超凡入圣,是因为他最像一个【人类】。
   他为人类而活,为人类思考,为人类奋斗。他的亲人几乎全数为了壮美的事业牺牲;他的朋友几乎全数背弃了他、不理解他。剩下的,都在路途中死去。
   他一生为他人而活。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思想,尽管篡位者拼命掩饰自己的罪行,将他的文选删去最重要的两成禁止继续出版;又查抄全国图书馆的记录,迫害他的追随者,在文史和教育界大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也无法抹消他的伟大。就像那些人的罪行推不掉一样,他的功绩是掩盖不了的。那些复辟者曾经引以为荣的照片、和铁证如山的纪录片;那些来往的书信,还有那场重要会议的记录;那几年某些复辟者文集里莫名的缺失,对比他文集的完整;那些他发动的运动里、中央最高学府太子党攻击他的回忆……
   太多的东西,只要有心去查,是瞒不了人的。就像被太子党们殴打自杀的老舍,成了他的罪过;就像支持他的数学教授被太子党的羽翼打死,最后也成了他的罪过。那些人骑着自行车在北京的马路上高喊“他对不对,十年后见”,最后竟然成了他迫害人的实据,而太子党们复辟后摇身一变,倒彩电,做房产,干电力,进保险……赚得盆满钵满,吃得脑满肠肥,还要嘲讽他前线牺牲的儿子傻——他儿子正被他保护的人们痛骂,好像这是一种时尚,一种潮流。在那些人看来,以百病缠身的一个弱国抗衡最强大国家带领的半个世界联军,十分简单;国内收尾的战争更难些。内战收尾,绝不是镀金的好机会;天天飞机轰炸的那场九死一生的战争,反而更适合刷资历接班。所以他的儿子当然是因为在那里吃蛋炒饭被炸死的,他当然是个暴君。睿智的人们发现了历史的细节,简直厉害啊。这些睿智的人们,在各种场合歌颂那架敌军飞机,因为敌人炸死了他的儿子。
   他说: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
   他说: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
   他说: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
   他说: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他说:帝国主义都不怕,怕什么大民主?怕什么学生上街?但是,在我们党员中有一部分人怕大民主,这不好。那些怕大民主的官僚主义者,你就要好好学习马克思主义,你就要改。
   他说:我的这些近乎黑话的话,现在不能公开,什么时候公开也说不定,因为左派和广大群众是不欢迎我这样说的。也许在我死后的一个什么时机,右派当权之时,由他们来公开吧。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
   他说:我想改变世界,到死才发现只改变了北京城一小片地方。
   他希望这世界,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他想死后火化,为人民节省墓地。
   他连自己的尸体都不能做主。
   他的尸体被封入水晶棺,在国度中央镇压气运。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岁月匆匆。
   几乎没有人理解他。
   他所保护的人们诅咒他、唾弃他、敌视他、憎恨他。
   也有人将他当做神佛敬畏,崇拜他的画像,却并没有翻开过他的书籍。
   他一直静静沉睡在水晶棺里。
   直到2017年。
   他睁开了眼睛。


第一百八十六章 毛泽东回来了

   “四十多年了。”
   随着一声叹息,水晶棺盖落在地上,当啷一声脆响。
   伸出手掌有力地攀着棺材,一用力,水晶棺里的人影缓缓坐了起来。
   执勤士兵第一时间看了过去——一阵电流顿时从脊椎极快地上窜。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超出人类想象极限的事情在眼前发生,极度荒诞无稽的超现实情景突兀地撞进视野。
   视神经忠实地映出了那个人的高大身影。但是大脑无法理解,好像一夜宿醉后的沉沉晕眩;卫兵感到太阳穴突突地高速搏动着,深处的脑髓好像被煮沸似的咕嘟嘟沸腾;滚烫的深红的有铁的气味的血液在身体每一个地方哗啦啦地奔涌,心脏砰砰震动着脆弱的躯壳,一下下好像要跳出来一样高声地呐喊。所有的零件都不听使唤,所有的意念一瞬间都消失了。
   有人远远地声嘶力竭的尖叫。像是一气呵成的高扬的欢乐颂。眼睛短暂失去了视力。有几秒钟,卫兵感到自己好像冲破了自己渺小的身体,和一个无限大的东西合为一体,融进无边的安宁、信赖和温暖的救赎;接着他发现,自己正呆呆地站着凝视着那个人,浑身颤抖,热泪盈眶。
   “同志们好!”
   毛泽东迈步走出棺材,向惊呆了的人群微笑着挥手。他一身熟悉的灰色中山装,容貌未变,好像刚刚从人们的记忆中走出来。
   好像事先排练了千百遍——国庆阅兵的排练也远不及这个自然——无论是卫兵还是游客都周身发热,脱口而出:
   “主席好——!”
   从来只有一位主席。
   毛泽东被密密麻麻的人群簇拥着,步伐有力地走出了纪念堂。此起彼伏的欢呼和尖叫,人们潮水般涌过去,争先恐后地和他握手,后排的小伙子们挤不到他面前,就不停地努力跳动着,希望能越过人群多看他一眼。
   目击这一幕的游客和朝圣者,面容呆滞,使劲掐着自己的脸颊和大腿,反复确认这不是做梦。然后眼泪纷纷流了下来。
   更多的人加入了队伍。每一秒钟,他身后的人流都在变多,在长安街上汇成了滚滚洪流。无数人的手机和摄像设备记录下了这一幕。
   ……
   最先引爆网络的是微博上的消息。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TM刚刚在主席纪念堂,一抬头,主席从水晶棺里坐起来了!!!!!!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还对我说同志们好!!!现在我正跟着主席在长安街游行!!!我们世界线是不是走错了?????”
   下面一片狗头表情:
   “你是不是用人民币做圣遗物召唤出来他的?[doge]”
   “我,主席,打钱![doge]”
   “我在德国,元首也复活了[doge]”
   少数看到类似消息的网民都是抱着娱乐的心情评论的。但几分钟后,很多人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同一时间,这么多有关主席复活的消息,甚至上了热搜?
   有人上传了清晰的照片和视频。听着带着浓浓湖南口音的“同志们好”,无数人心里久久盘旋着一句话:
   卧槽。
   在那些微博下面的评论也快速地刷新,一瞬间就成百上千,全部都是“?????”“什么鬼”之类的评论,被点赞到了前排。
   毫无节操的网媒没有慢多少。
   《震惊!主席在纪念堂复活,对游客说出这句话》
   《死人复活,是骗局还是灵异?》
   《纪念堂出现僵尸,解放军一筹莫展》
   粗劣炮制、耸人听闻的报道被分发到网易、搜狐、新浪、今日头条等等的新闻首页,大大小小的城市和乡村里,每一个手机的通知栏都第一时间出现了推送。
   大大小小的论坛也在疯狂刷帖,版主删都删不过来。某小众网文论坛的缓则甚至开贴脑洞作死:
   “灵气复苏!众生愿力将那一位复活了!”
   “挣脱了水晶的永恒封印,稻上飞侠的信徒危险了。”
   “《黑山老妖》副本开了!天帝踏出英招山,天悬五星地坍坍!”
   “英招离得太远了,明明是京城,镇压国运,行动都有龙气护身。”
   “我们是不是在一本玄幻文里面?”
   “我要去抱太祖大腿,不要拦我。”
   “龙珠去吧,太祖嫡系被元老们下黑手搞死得差不多了(滑稽表情),我看好你。”
   各国的官方新闻媒体已经通电各自的报社,正在疯狂赶稿。这个神话般的消息已经开始震惊世界。
   更大的影响正在渐渐酝酿。
   ……
   从复活的那一刻起,这个时代对毛泽东而言已经烂熟于心。
   修正主义获得了暂时的胜利。自资本主义复辟以来,中国搭上了全球化的顺风车,通过啃噬第一共和国完善的工业体系、教育、医疗等方面遗产;剥削廉价的农民工;抛弃曾经承诺的社会福利和保障;侵吞国有资产等等花样百出的手段,保证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像柳传志曾经说的那样:“多少民营企业家没有原罪?”
   这是资本的原始积累。从瘸腿的高干子弟们倒卖批条,到企业家大吹特吹的“我在九十年代敏锐地看到商机,就让铁路局帮忙安排了一列新的火车”式的白手起家;从鞍钢宪法被强行废除,到东北的下岗工人家庭“迈步走向夜总会”,乃至举家喝农药自杀。
   干活的时候,人民是任劳任怨的廉价劳动力。干完活,他们的社会保障就成了落后经济制度的沉重包袱。弯曲的背脊上榨出了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然后是白森森的骨头渣子,直至榨干最后一滴血。
   吞吃了蓝海行业的福利,第二共和国带动了社会经济发展。这带来了一个问题:
   政治体制的合理性变成了经济的增长。换句话说,当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有些东西的法理性就自然而然地动摇了。
   所以乡贤也是可以接受的;还乡团回来了。
   所以高利贷也是可以接受的;大耳窿们重新开始金融创新,裸贷套路贷大行其道。
   所以女性卖淫也是可以接受的;物化女性的生意在全国人大堂而皇之地讨论。
   所以……
   “我曾经说过,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在最著名的广场上,以这么一句话开端,毛泽东对着人群发表演讲。
   像他年轻时曾经做过的那样。


第一百六十七章 解放军不跟我,我就去找红军

   一条长桌周围,坐着几个大人物。正值冬日,沉沉的空气冻结得死紧,坠着人透不过气。
   “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在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有人冒充主席,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社会影响极为恶劣。”
   安静了几秒钟,有人硬着头皮接着说,“必须尽快……处置!”
   气氛忽然活跃起来,好像人人都在等着一句话。
   “我附议。依我看,由习近平同志直接调动北京的武警系统比较合适。石门(笔者注:可能指石家庄)的解放军太远了,这次的性质也比之前邓小平同志面临的更严峻。”
   “还涉及神神怪怪的传言。必须尽快控制社会舆论渠道,稳定群众情绪,要不惜一切代价,绝不能让他们被别有用心的人士利用。”
   “各位同志各自发挥作用,撸起袖子加油干。这是关乎我们生死存亡的大事!”
   大人物的动作前所未有地快。三分钟后,突击队已经整装待发。华北地区的网络一瞬间完全切断,正在激动地编辑着消息的人们忽然发现,自己的电脑、手机无论怎么尝试都没法和外界联络了。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发不出去了?”
   “老唐,你手机能连上网吗?这信号怎么突然这么差?”
   另一边。
   “我还是不相信……”
   无论如何,死了四十多年的人,为什么要再回来呢?乖乖躺回去,当一个神主牌,对谁都好。
   一个长得很像儿童动画人物的胖子默默想着,猛地下达最高命令:
   “我宣布,行动开始!”
   长安街上空传来了螺旋翼的嗡鸣。几架直升机飞过,悬停在游行队伍上方。这像是个信号,街道两端忽然涌出数不尽的装甲车——一瞬间让人有种错觉,好像这个城市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军营——横冲直撞,硬生生拦腰截断了堵得像沙丁鱼的车流,开出了一条道来。
   哗啦啦啦!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武警跳了下来,转瞬间排列成整齐的方阵,举着防暴盾,挥舞着警棍,列成人墙向外堵住长安街两端;更多的武警开始向中央的游行队伍包抄推进。
   几个大喇叭里传出激昂而正义的声音:“毛泽东,你已经被包围了!你企图煽动群众、颠覆社会主义的险恶阴谋已经败露!不要自绝于人民!立刻投降,抱头蹲下,组织会给予你宽大处理!被蒙蔽的群众及时醒悟,自觉到街道两边抱头蹲下!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对于执迷不悟的顽固分子,我们会采取一切手段!”
   宽大的防暴盾举了起来。透明的盾后,如林的警棍在上下晃动。紧跟着的是高压水枪队伍,等待着盾阵将队伍撞散,再上去清理局势。
   人群因为意料之外的冲击陷入了巨大的混乱。
   “我们是跟着主席走的啊!这有什么错?”
   一个年轻人脸上满是错愕和失望,“为什么政府要抓主席?你们是不是疯了啊!”
   白发苍苍的老人扶着拐,颤颤巍巍地痛骂:“你们这群畜生!连主席都要抓,还有天理吗!”
   武警们只是沉默着,结阵不断推进,一点点压缩着队伍的空间。好像一座黑黢黢的移动的巨大的铁屋子。
   人群忽然安静下来,自动分开了一条道路。
   毛泽东昂着头,挺着胸膛,一步步独自走了出来,面对着林立的警棍和高压水枪。他的脸上不见了笑容,平静的脸庞上酝酿着一种深沉的愤怒,眼里熊熊燃烧着火焰。没有人敢于直视他,前排的武警甚至转过了头,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这是怎样一个神样的人物!——
   任何一个人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愤怒并不落在此地的哪一个人身上,而是更深沉、更广泛的一个群体;他为一生为之奋斗的那些人而激动忿怒。这怒火因而高贵、持久和动人。
   “你们是人民的警察,人民的军队。脱离群众,甚至反过来镇压群众,是刮民党的作风!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们想要抓走我吗?尽管抓!我倒要看看,你们现在是怎么反人民,反革命的!”
   他环顾四周。目光所及,所有战士都垂下了头。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要是抓不了我,就跟我走,我看看谁下的镇压群众的命令。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去找红军!”
   武警们面面相觑。一个人放下了手。更多的人放下了手。
   场面似乎得到了控制。
   如果没有长安街各处,偷偷伸出的十几条枪管。
   十几个准星,全部和毛泽东头部重合。
   年轻的食指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砰——!
   ——————————————
   消息终究封锁得慢了一步。
   毛泽东在京城复活的消息,震动了全世界。
   《红色恶魔从地狱里爬上来了:复活的独裁者毛或有意重新统治中国》
   “众所周知,中国的大独裁者毛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他在位七十多年期间,犯下了包括活吃婴儿、虐杀平民、黑巫术祭祀等等骇人听闻的罪行。中国南方的农民对于选举的国民党没有兑现承诺感到失望,转而选举中国共产党;毛正是通过装扮成农民的代言人而获得了选举的成功,赢得了解放战争的胜利。一旦获胜,他就将精力投入到邪教祭祀当中,据权威统计,毛为此杀害了三亿普通民众。他相信这个过程能够赋予他邪恶的永生。这也许是他能够复活的原因。上帝保佑,我们能升起无边的勇气,以正义的名义击败这个红色恶魔!”
   《红色领袖复活了?毛泽东在京城出现》
   “本报电,已于1976年逝世的中国开国领袖毛泽东,于今天上午九时许突然出现在北京毛主席纪念堂中,带领围观人群在长安街游行,并发表了抨击他逝世后中国政府政策的演说。
   据目击游客称,毛泽东从水晶棺中坐起,身穿灰色中山装,容貌行动皆与活人无异。数百名游客当场目睹这一匪夷所思的情景,很多人当场痛哭流泪。在带领人群走到长安街后,毛泽东在地宁门广场上发表了演说,表示中国政府在他逝世后走上了修正主义的道路。截止本报记者发送的时间点,演说依然在进行。目前本报和记者失去联系,详细内容将在通讯恢复正常后由本报记者进一步跟踪报道。
   图1:和人群握手的毛泽东。
   图2:长安街上的游行队伍。
   图3:正发表演说的毛泽东。”
   诸如此类的报道铺天盖地,无一例外,全部头版,用巨大的字体印刷。网络版的新闻更是早早出炉。
   如果记者们来得及把武警镇压群众、抓捕和狙击毛泽东的信息传回去,恐怕新闻的火爆程度还要翻上几番。
   不过,现在的程度已经够让人疯狂了……

外部链接

作者龙空账号

作者贴吧账号

盗版之一

b站有声书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