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三平打群架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三平打群架,为中国皇帝领导人习妡萍少年时的轶事。因微博女权和清华围棋冠军柯洁的舆论之争而火爆全网。

事件起因

2020年4月,正值清华围棋冠军柯洁与微博女权主义者又一次战斗的胶着时期,向来因柯洁常说抽象话而把柯洁当做自家人的抽象骡子主动加入到战局,并站在柯洁一边。期间,一名带粉在孙笑川吧发表言论称“建议女拳把柯洁老师的发小也一块冲了嗷”,迅速引起了十万甚至九万一般通过的广泛关注;当有人问“柯洁老师的发小是谁”时,被告知“去搜三平打群架”。于是,柯洁的后台是维尼、“三平打群架”等梗一时间刷遍了所有抽象系贴吧。

打群架具体内容

事实上,三平打群架来源于围棋大师聂卫平所写的回忆录《围棋人生》中的一段。

打群架片段

在我(聂卫平)的一生中,曾经遇到过四次险情。

第一次还是在1968年,几月我记不清了,那时中学的红卫兵已经分化成好多派,有四三派、四四派、老红卫兵、联动、逍遥派等等,各派之间经常发生一些“派仗”。我本身属于逍遥派,对那些活动基本上不参加,最多是凑个热闹。这时我们班分来了两个学生,一个叫习近平,一个叫刘卫平,他们原是八一学校的,后八一学校因所谓“高干子弟学校”被解散,他们才被分到我们二十五中。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儿子,他父亲当时可是有名的大“黑帮”。刘卫平是刘震上将的儿子,他父亲也因和林彪有过节,受到林彪的迫害。当时不论搞什么活动,一开场都要敬毛主席万寿无疆,敬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敬毛主席时刘卫平跟着喊,敬林副主席时他就不喊,他觉得林彪是个坏蛋,这在当时可是“大逆不道”的,没人敢这样,所以都觉得他太“傻”了。而我父亲也是“黑帮”,可能是这个原因,我们成了好朋友,我们三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都是平,人家就称我们“三平”。我们在班上是最“黑”的了,当时班上的人都看不起我们,也不敢沾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他们,和校外的老红卫兵联系很多,这主要是习近平和刘卫平的关系。在他们俩的影响下,我的感情明显地转向老红卫兵了。

有一天忽然传来一个消息,说三十八中有地、富、反、坏分子集会造反,号召各校的老红卫兵前去“平”了他们。我们三个按照约定的时间真的去了,到了那里一看,各校来的老红卫兵真多,有好几百,当时觉得特振奋人心。我们把自行车锁好就跟着进到学校去了,操场上站的全是我们的人,没看见一个所谓的地、富、反、坏分子。

我们正在得意,忽然之间,礼堂的门大开,好几百人拿着棍子从里面喊着冲出来,见人就打。我们虽然人比他们多,但没有准备,也没有组织,没有指挥,在他们有组织、有准备的“突然袭击”下,顿时成了乌合之众。我们三人转身就朝锁车的地方跑,我和习近平动作快,逃了出来,而刘卫平跑得慢了一步,被打成脑震荡。我们没能“平”了人家,结果被人家打惨了。前不久和已经当了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谈及此事,都感慨当初要不是跑得快,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戏了,我们可以说是患难之交了。


外部链接

聂卫平回忆当年和习总一起去打群架——中了对方埋伏,幸亏跑得快。